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五十七章
林九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此时想走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先不说有位不知修为几何的结丹期修士,就是其他五名筑基后期修士也够他和张强喝一壶的。



“我可以答应你们,但是不是胁迫,是平等,当然我是指跟你们几个平等,这位前辈自是不敢。”林九说着,指了指那五个筑基后期的修士。



“就凭你?”那名媚眼如丝的女子挑衅的说到,旁边几个筑基后期的男修士也露出了鄙夷的笑声。

“修老,这小子也太狂妄了。”面相看着老实的男子皱眉说到。



“小子,不怕实话告诉你,此去之地确实有些危险,若不是需要七个筑基期的仙友共同布阵,这荒山峻岭的你杀了我两个同伴,坏我好事我当即就毙了你。”这个领头叫修老的愤恨说到“不过不管怎样,木已成舟我也没时间再回去寻找两名合适的仙友,只能由你俩顶替,但是话说回来,那齐家两个兄弟能跟他们平分好处,是因为他二人本就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你二人只有中期的修为,到时不免要照顾你二人一点,虽然你们杀了他们两个,也可能是齐家两个兄弟一时疏忽着了你俩的道,但若是你二人各自露一手,或许......”



林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右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逍遥扇拿到手中,噌的一下打开扇子,轻轻摇了两下。



“咦,这不是呼延少爷的扇子?怎滴在你手上?哦,原来是你杀了那小冤家啊。”那女修士一看林九手中的扇子,先是一惊讶,跟着又脸上一红,悄声说到。

只是惹得她旁边站着的老实男子,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另外三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想必也是认识这把扇子的,各自眼中也是露出了,惊奇,贪婪的目光。

“嗯,不错,原来是你杀了那小子,不过我向来看不惯那小子,若不是有他父亲撑腰,我早就想教训他一次了。”修老摸着胡子看着林九身边的张强说到“既然你能杀了那二世祖说明你小子也是有些手段的,可以了,不过你身边这位?”



张强看了看林九,把怀里的小白放在林九怀里,一个后跳再加一个后空翻,落地之后变成一只巨狼,仰天长啸。



“妖族,居然是妖族的人,还能化成人形,我的天啊。”修老身后站着的三个修士,其中一人发出惊叹的声音,另外两个也是瞪大了眼睛。



修姓老者也是,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毕竟能化身人形的妖族,那肯定是过了元婴期的,不过刚才自己查看过对方的修为,明明是筑基中期,莫非是特意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张强用两只前爪朝地面用力一击,震的周围尘土乱飞,方圆十丈内的树木粉碎殆尽,然后又变回人身。

“不知前辈是狼族哪个分支的?”修老摸不清楚的情况下,还是称呼张强了一声前辈。



“修前辈不敢当,我母亲是人族的女子。”张强赶紧解释到



“原来如此,你们妖族本就天生身体强壮,又是筑基中期的修为,是可以堪比筑基后期的修士了。”



“咳,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哎哟,你打我干嘛?”那看着老实的男子话说一半,被身旁的女子朝嘴上打了一下,让他后边的杂种两字没有说出来,但是还是惹得张强怒眼一瞪。



“小子别不服气。”那男子看着身边的女子频频的给张强抛媚眼,很是不服气的说到。



只是张强还没来得急发怒,就见修老回身一巴掌,直接把那男子打的倒飞出去十几丈“收起你那破醋坛子,再敢说废话,老子捏死你。”



那男子被羞辱的满脸通红,但是没敢再说什么。

“好了,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修老指了指身后的几个筑基后期修士说“这三个是波月洞的三名散修,分别叫赵大,赵二,赵三。”



林九和张强同时给三人行了礼,虽然心里明白没有告诉他二人这三个散修的真实名字,但是也都没放心上。



三人也赶紧给林九同时回礼,毕竟能杀掉呼延少爷,和齐家两兄弟,眼前这两位筑基中期的人族和妖族修士,也是不可小觑的。

“这两位是洪峰谷的郭力和吴眉仙友。”修老介绍完,林九和张强跟他们也互相见过礼。



“之前被你们杀了的是无尽之海的齐家两兄弟,跟老夫洞府所在的岛屿不远,算是邻居,老夫姓修也是无尽之海的一名散修,你二人也可叫我修老”



“晚辈林九,张强,见过修老前辈”林九和张强同时说到。

修老点了点头继续说到“不知你二人可曾听说过雷公别苑?”



林九和张强同时摇了摇头,林九好奇的问到“不知道前辈口中说的这雷公别苑是什么意思?”



“这雷公别苑是数万年前,我们人族的一个飞升修士在飞升之前,所留下的一处洞府,因为他是天生灵根之人,又擅长使用雷电法术,所以飞升之前,叱咤人界之时被大家称呼为雷公,而这是他的一处洞府,所以后来的人都叫雷公别苑。”修老说完停顿了一下。



林九和张强知道肯定还有下文,就没有插嘴,等着这老头继续说。

“雷公飞升之前对雷电法术的掌握已经达到出神入化,所以这座最后飞升前的洞府,被雷公用大神通,藏在了这处荒山的雷电空间之中。”



“雷电空间?”林九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错,雷电空间,这样的话位置随时都是在变化的,只是大范围的不出这片荒山罢了。”



“这个范围有多大?这么找不就是大海捞针吗?”张强也忍不住的问到。

“雷公虽是散修,但是也是留有后人的,至于这雷公别苑存在的大致范围,稍后我会告诉你们,之前我们四散开来,就是在寻找雷公别苑的痕迹。”修老没把话说完,但是林九和张强都明白,意思是若不是你二人杀了那齐家兄弟,又怎会有这下文。



“好了,稍后请郭兄弟带着这位林九小兄弟,继续齐家那两兄弟的路线搜寻,吴仙子就带着这位妖族的小兄弟,继续搜寻你们之前的路线。”修老没有告诉林九和张强这雷公别苑所在的范围,反而直接派发任务,还特意把林九和张强两人分开。

“为什么要让师妹带着那小子?”郭力说着指了张强一下。



“哼,我还不愿意跟着她呢。”张强不屑的说着

“哎哟,小狼狗,姐姐就喜欢你这股高冷的劲。”吴眉边说边扭的走到张强身边,用一只手扒拉着张强的肩头。



“师妹,你。”郭力咬着牙说不下去,她这位师妹练的是媚术,而且人本身也放荡,郭力知道不应该,可还是偏偏忍不住的喜欢这个师妹,而且这个师妹经常下山去买些精壮少年回来辅助自己修炼,郭力很生气,但是又很想和这个师妹欢好,而且这师妹还时长的撩拨这个看似老实的男子,搞的他热血沸腾,浑身抓痒难耐。



“师兄,你放心,这个小哥吃不了我。”吴眉朝郭力抛了个媚眼,那郭力瞬间就没了脾气,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吴眉,就差把口水流出来了。



林九没好气的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怎么就修炼到筑基后期了,渡那结丹天劫时不得让心魔用魔火把你烧个干净啊。



“好了,还是按原定的范围和落线继续寻找,咱们出发吧。”赵大突然开口说到。

修老点了点头,那边赵二拿出一个风筝变大之后,三人闪身上了风筝,朝东边飞去,郭力也祭出一把飞剑,站在空中看着林九,林九本想自己祭出飞剑,但是看了修老一眼,还是放下了储物袋上的手,一个闪身站在了郭力的飞剑上。郭力不放心的看了吴眉一眼,然后控制着飞剑朝南边飞去。



吴眉笑嘻嘻的拿出一根玉箫,祭出之后变大停在空中,“小女子这根玉箫有些小,等下还请小哥抱紧我,呵呵。”说完给了张强一个媚眼就跳上了玉箫,张强眉头一皱把小白背在身后,也跳了上去,虽然明知道这女子故意把玉箫变得短了一些,也没办法只得用手搂着她的细腰。



“嗯,痒。”吴眉娇呼一声顺势靠在了张强的怀里,还扭动两下。然后才控制着玉箫慢悠悠的朝西边飞去。



修老看二人消失在云端之后,一个闪身也朝北边凌空飞去。

郭力站在飞剑前端控制着飞剑的速度和方向,林九就盘膝坐在飞剑的后方闭目养神。



就这么飞了有三天,郭力除了落地打坐恢复灵力,就是继续漫无目的的朝一个方向,打着转的乱飞。



“你老是看我干嘛?有什么想说的你直接说就是了”林九睁开眼看着郭力说到。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你那兄弟的安危?”郭力好奇的问到



“我看你是担心你那师妹的安危吧?”林九没好气的说着。



“哼,这浪蹄子一天少了男人都活不下去一样。”郭力说着还朝地上打了一拳。



林九看着他没有说话,他不想跟郭力讨论这无聊的话题,而且他也相信张强不会被这点媚术所迷惑,即便是那女子比他的修为要高。



郭力一看林九不愿意跟他多说就也闭嘴不说话。不过本在地上打坐的郭力突然一下站起身,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盒,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张燃烧过的符纸,林九也跟着站了起来,应该是找到了地方,发来的信号。



郭力也没多做解释,收起玉盒祭出飞剑就跃了上去,林九也赶忙跟上。



飞剑腾空朝吴眉和张强的方向飞去。

“郭师兄放心,我那位朋友应该已经心有所属,而且毕竟人妖殊途,他是不会和你那师妹有什么的。”林九突然开口安慰他

“哼,那浪蹄子不知道有过多少汉子,我才不会稀罕呢”郭力嘴上很硬,但是眼角还是露出了笑容。



许是林九这句宽慰的话,让他瞬间心情好了很多,竟然主动跟林九说到“林师弟,稍后,若是能安稳进入雷公别苑洞府,请一切小心赵三这人。”



“哦,为什么?”林九很好奇。



“嗯......嗯......本来背后说人不是很好,但难得跟林师弟投缘,就好心提醒你一下,就是赵三这人修炼的是鬼法,浑身都是阴气,还爱偷袭和暗算别人。”



“那先谢谢郭师兄了,只是没想到这雷公别苑还挺容易发现的,这才没几日就找到了。”

“林师弟你想错了,哪那么容易发现,这是十年来第四次来寻找了。”郭力没好气的说到。



“找了十年?”林九满脸的惊讶和不信。找了十年没找到,这么几日就有消息了?

“是这样的,十年前第一次出来寻找时,只有赵大和我还有修老我们三人,那次运气好,半个多月就找到了,但是修老没想到那雷公别苑的护阵如此霸道,我们三人根本不行,就只得作罢,回去寻了些人手再返回时,却发现那雷公别苑又转了别处雷电空间,这次没了好运找了将近两年也没找到。”



“那后来呢?”

“后来不知道修老在哪得到消息,知道了这别苑更小活动范围和大部分规律,再来找也确实找到了,只是也破了阵法,却没有打开洞府大门的钥匙。”



“那这次有钥匙了?”

郭力点了点头说“嗯,这次有了,据修老说这钥匙只有三次开洞府的机会,而且钥匙也已经用了两次,只剩这最后一次了,我们七人本来就搜寻了别苑可能出现的这个范围大部分地方,也就是这几日就应该找到,却被齐家兄弟贪心你炼制的丹药,耽搁了一下。”



林九点了点头又问到“那之前说的阵法是怎么回事?”



“这个倒是没听修老多说,而且这阵法也很简单,只是听修老说是要在开门之后用的。”



林九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郭力只好控制着飞剑全力飞去。



五天后郭力和林九赶到了张强和吴眉所在的位置,而此时修老也早已赶到,只差赵家的三个兄弟还没有来,此处是在一片密林之下,阳光几乎都照射不进来,天上是厚厚的乌云,遮去了半个太阳。



修老在一颗大树下面打坐,而旁边不远处是吴眉用藤蔓制作的吊床,张强正闭目躺在上面,小白趴在他的肩头,吴眉则躺在张强的怀里,脸色潮红,用手慢慢的摸着张强那强壮的胸膛。



郭力的灵识刚发现这一幕时,恨不得肩头在插上翅膀,就差燃烧本元的给飞剑加速,朝着二人就飞了过来,林九一看情况不对,提前从飞剑上跃起,祭出自己的飞剑,慢悠悠的朝他们飞去,因为他灵识刚扫向张强的时候,发现张强给自己偷偷眨了眨眼睛。



郭力到得那密林上空,二话不说一个火球术朝着二人的藤蔓吊床就打了过去。吴眉看都没看一下,随手一挥一个七彩屏障出现二人上方三丈处,那火球打在屏障上四散炸开。



跟着就是各种符箓法术不断的打在屏障上,那郭力喘着粗气,眼都红了。吴眉一个翻身竟然骑在了张强身上,附身趴在张强怀里,就要去解张强的长袍。郭力竟被气的从飞剑上一跃而下,用手拿着飞剑去砍那七彩屏障,眼看着屏障里三丈远就是要砍杀的人,自己竟然过不去,真气的七窍要冒烟了。



“够了,成何体统,你俩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们师父感到丢人。”修老随手一挥打出一道灵力,击碎了七彩屏障,也把郭力击飞出去十几丈,郭力刚想站起来,就被修老的灵压一压又趴在了地上,那边吴眉也赶紧从吊床上下来,看着这个结丹期的老者,抿嘴一笑“修老别生气了,我就是逗逗我那呆师兄,玩玩嘛,不会耽误正事的。”



“哼,你还知道有正事要办。”修老没好气的说着,但还是撤回了四散的灵压。

“骚娘们,等回了师门再说。”郭力恨恨的说到。



“哎哟,师兄我好怕啊,我要告诉师父你要欺负我,不对是已经欺负我了,就刚才,要拿剑杀我。”吴眉一边说着一边往张强身边靠,这时张强也从那藤蔓吊床上下来,抱着小白站在一边。



“修老,发现雷公别苑了?”郭力没再搭理她那师门,而是扭头看向修老。



修老点了点头抬手指了指上空说“就在这云层之后,等赵家兄弟来了之后就可以破阵,不过我得先把齐家兄弟所掌握的阵法传授给林小兄弟和他的朋友。”



林九和张强没有说话,只是同时看向修老。

只见修老从储物袋里拿出两个玉简和两根黄色的阵旗,分别给了他们二人一人一份,又说到“阵法在玉简里,你二人看了之后就会,阵旗的使用方法里面也有,这套阵法是在开了门之后,进门用的,你二人可趁赵家兄弟没来的这几日,多熟悉熟悉。”



林九和张强互相看了一样,把玉简放在了额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