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四十六章
“这里也有禁空法阵,这南境明明没有灵气,是什么支撑着法阵的运转呢?”林九把飞剑收到储物袋里自言自语到



“神识也只能散出去百丈,而且我天生神识海强大,连我也只能散出去百丈,那么同等级的修士,估计也就只能散出三五十丈”陈垚看了看洞口四周说到。



林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了小白一眼。小白心领神会的就变大了身体,林九把季秋海和齐悟缘的身体放在小白的背上。



“走吧,记得跟紧我,离开我十丈的距离你就能感受到银龙山特有的冷,而且进洞越深越冷。”



陈垚点了点头,他从来不怀疑林九嘴里说出来的话。



林九他们当年是点着火把第一次跟小白进洞,走的不是很快,这一次大家都是灵识在外,虽然不能散的太远,尤其是林九更是只有四五丈的距离,但还是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走的要快。



再一次走到那大门前的时候,林九心中感触很多,当年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现在再回到这里,却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了,林九和陈垚各自抱起秋海和齐悟缘的身体,小白变小了体型,从大门的旁边走了进去。



一切还是当年的样子,林九抱着秋海快步的走到原来放着地阴石的台子下面,柳三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没变,这银龙山的冷让他的尸体一直保存完好。



林九把季秋海放到一边,对着柳三的尸体磕了三个头,“爷爷,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他知道柳三连轮回的机会都放弃了,自己说这话也不过是徒劳。



小白也神情低落的走到柳三身边,用头拱了他的胳膊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当初若不是这老头,自愿放弃轮回,以魂为引,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林九起身抬头大声喊到“曲前辈,我回来了,还请出来一见。”空荡荡的只有回音。



林九很是纳闷,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



“谁?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干嘛?”陈垚突然朝右边的黑暗中厉声到



林九的灵识散不出去太远,扭头看向陈垚看的位置。



“哟,我本以为站的位置,正好是你这结丹初期小修士神识外放的极限距离,没想到遇见了个天生神识海强大的小子,林小子,你每次来都能带来惊喜啊。”



“你不是曲前辈,你是谁?”林九看不见黑暗中的那个人,就有一丝莫名的紧张。



“那个曲小子啊,当年你放出他的分身,他自以为能用分身救他本体出来,结果他的分身根本就没进入第二层内阵,就被第二层的雷阵给劈死了,真是不听老人言啊,当初他要是听我的话,吃了你这天生灵体,分身实力大涨,或许就能让分身先离开这里,去找救兵来救他,但是他贪得无厌,哈哈哈”



“吃了我?贪得无厌?”



“不错,他想让你先去他的门派修炼,待日后小有成就,而他的分身也救出他时,就回去杀你夺舍,占了你这天生灵体,虽然他现在也是灵体之身,但毕竟是后天修炼来的,若是能有你这天生灵体,那他在寿元到来之前,或许还能再进阶一个境界,可是人啊往往总是运气不到啊,他就是怕你到了他的门派,被人盯上你这馋人的身子,才急不可耐的让自己的分身来强行救自己的本体,这就是他的命运。”



“那你到地是谁?”林九着急的问到。



“我是谁?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是谁,咦,你那灵体呢?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接着一个虚白的人影嗖的一下就到了林九的身前,一把抓住林九的气海,大声的问到“玉虚那老家伙呢,你在哪见的他,这坤字链为何会在你的气海。”



林九近距离的看着这个虚白的人影,但是却看不清他的样子,有一层淡淡薄雾挡着,他可没像个傻子似的再用灵识去看。



“你怎么跟沐菲菲的奶奶一样,看见我身体里的这个链子,就一样的神情呢”林九没好气的说到



“沐菲菲的奶奶?她是谁?怎么也认得这链子。”那个虚白的人影,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沐菲菲是我妻子,我只知道那是她奶奶。”



“那她在哪,长什么样子?”



“她奶奶在冥界,跟你一样脸上一层薄雾看不见长什么样子。”



那虚白的人影放开了林九,轻声说到“她到底还是去了冥界,她不会有后代的,她不是你妻子的奶奶。”



“可是菲菲说那是她奶奶。”



“不可能,她是不会有后代的,你那妻子长什么样子。”



林九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空白的玉简,把沐菲菲的样子引到玉简里,递给了那虚白的人影,那人影接过来,用手一摸,就把玉简又扔给了林九,就只说了一句“不是”

林九拍了一下头说“是了,她是至阴之气生的,那老婆婆确实不是她奶奶。”



“至阴之气?灵体?”



“不错,冥界里的至阴之气诞生的灵体。”跟着就把如何遇见沐菲菲,又如何失去自己的天生灵体,还有如何遇见沐菲菲的奶奶,都跟这虚白人影说了一遍。



“那这玉虚八卦链呢?”虚白的人影又问到。



“这个不能说,老人家特意交待过的。”林九诚恳的说到。



那虚白的人影不说话,伸手就往林九的头顶摸去。



“哎.......哎......你别搜魂了,那老头给我下了禁制,那天菲菲的奶奶要搜魂,差点没把那禁制给引爆了”林九赶紧大声说道。



那虚白的人影看着林九,点点头说“这确实像他的风格,谨小慎微,躲躲藏藏的。”



“前辈好像认得菲菲的奶奶和那个老神仙。”林九小声的说着。



“废话,这世上能认出你身体里玉虚八卦链的存在,还没有一个巴掌多,你已经见到了两个了。”



“那为何上次来这里,没有见到前辈,而且你还让曲真人吃了我,我又与你无冤无仇的”林九不满意的嘟囔着。



“那是你还不配。让曲小子吃你,是为了能让他多活些时日能陪着我”眼前这个虚白影子的人,高傲的哼了一声后,厉声说到。



“那现在配了?”陈垚没来由的问了一句。林九气的直翻白眼,扭头看着他



“哈哈哈,小子你说的真有意思,就他?别看他有龙族血脉,就是他的龙族祖宗来了,怕是老夫也懒得看他一眼。”



陈垚一听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林九还有龙族的血脉,而且眼前这人若不是说大话的话,那这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老夫是觉得无聊了,而且那曲小子死了之后,这几十年也没人跟我说话了,才出来见见你们。”虚白的人影转身飘到季秋海的身边,“你把她放在这里,还把元神封在体内沉睡,是要在将来复活她吗?”



林九像遇见救星一样,赶快跑到那虚白的身影身边,扑腾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请前辈救活我的妻子。”林九觉得这人能认识沐菲菲的奶奶和治疗自己身体的老者,肯定也是个修为高强之人。



若是等自己修为到能复活季秋海的那一天,实在太过遥远。



那虚白的身影往旁边一闪说到“救她?老夫现在是个连灵体都没有的人,拿什么救,再说了复活一个人是逆天而为,虽然现在......那什么......但是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劝你还是灭了这个念头。”



“不可能,师父说过等我修炼到一定境界,就有复活她的能力。”林九不甘心的说到。



“笑话,他一个化神期的蝼蚁懂什么,他是亲手复活过死去的人,还是亲眼见过复活死去的人?”



“不许你说我师父是蝼蚁。”陈垚大喊一声,右手一道白色的灵光朝那虚白的人影打去。



时空就像停止了一样,眨眼就到那人影跟前的灵光,在他身前一寸处停了下来,而陈垚还保持着打出灵光的姿势,林九惊讶的看着这一切,那虚白的身影虚空中踏了两步,带着身后的残影了到了陈垚面前,左右开弓十几个大嘴巴子打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你他妈的,老子若不是没了灵体,非把你这元神抽出来,团成一团,当做下酒菜,一口一口的吃了你。”陈垚被困着一动也不动,挨下这十几个耳光,两侧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



速度太快,林九刚愣过神来,那虚白的身影已经打完陈垚,又回到了林九面前,林九扭头看了看陈垚的情况。



“不用看了,先定这小子两个时辰,你要是敢多嘴,我就让他留下来陪我。”

林九看着这虚白的人影点了点头。



突然林九感觉到肚子里一阵灼热的感觉,而那虚白身影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抬起头看着高高的洞顶。



只见林九肚子里的那条银色小龙慢慢的飞了出来,变大,不断的变大,虽然变大的是虚影,但是没一会就变成了万丈巨龙,盘在这偌大的山洞里,远处的黑暗隐去了它部分身躯,房屋大小的头颅慢慢的转向季秋海,睁开了两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她。



只见银龙长开嘴巴,对着季秋海的身子吹出一股乳白色的灵气,那灵气到了季秋海的身边,就把季秋海包了起来,慢慢的变成一个白色棺椁,然后龙头抬起发出一声龙吟。



声音不大,但是震的林九心头发颤,小白直接就趴在了地上,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那虚白影子的人,一直抬着头看着洞顶,就在此时,最中间的那颗石头白光一闪,从石头中飞出来一条十丈长短的银色巨龙,这条龙不是虚影,是有实质身体的,在洞顶盘旋几圈之后,低头看了看林九,又看了看那虚白身影的人,嗖的一下就飞到了季秋海的棺椁上,慢慢的用身子盘着把那棺椁包了起来。



然后扭头看着那虚白身影的人,一龙一人四目相对,约莫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这条刚飞出来的巨龙,慢慢的闭上眼睛,白光一闪,竟然变成了银白色的石龙,就像是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巨龙一样,而季秋海的棺椁也被包在了里面,再也看不见了。



林九被这眼前的一切震惊了,但是一看到季秋海的棺椁不见了,一个闪身就到了那石龙身边,用力的拍着石龙,但是像小山一样的石龙任他怎么拍都没反应,用上灵力,拿出长刀,用尽方法都是纹丝不动。

“小白把你长斧拿出来”林九扭头大声喊到。



小白还是趴在地上不敢动,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而那万丈虚影的龙身也在此时消失不见,那条银色小龙,露出疲惫的神情,慢慢的游飞回林九的体内。



林九想要用手抓着它,问它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但是手却从那条小龙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林九惊愕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右手,不甘心的他又转身,控制着长刀朝那银色龙身上不断砍着。



“好了,臭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你砍不开的。”



“我不管,我不管”林九大声的喊着



“够了。”那虚白身影看不下去了,一个挥手就把林九打飞出十几丈,摔在了地上。“你发什么疯,你以为把她的身体放着这里,依靠这里的温度保持她身体不坏,就万无一失了?她又不像那老汉,是个凡人身躯,她元神被封在体内,若是没有保护,不用数万年,就她这微末的修为,五百年就能让她元神彻底消散。”



林九艰难的站起来,听到他说的这一切,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若不是因为你,龙魂怎会强自虚化本体,遮住这里的一切,召唤出龙族的一员,来保护你那妻子的身体。”虚白身影的那人一晃就到了林九的面前,大声说到。



“龙族?保护?”林九看看那巨大的银白色石龙,又看看眼前这个虚白的身影,低声说到。



“龙魂用你体内圆珠的力量给她做了一个棺椁,这个棺椁可以一直滋润着她的身体和元神,让她一直在里面长眠,而石化了的这条银龙,用自己的本体之力可保她十万年元神不伤不散。”虚白身影转身看着这条石龙接着说“玉虚老儿,若是知道了此事,不抽你小子才怪。妄图逆天而为复活一个死去的女修,哼,亏你小子想的出来。”



林九看着身前这人低声说到“我不知你与那老前辈是何关系,我是很感激他老人家,治好我身体的伤,让我能重新走上这修炼的道路,但是我不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就这么死去,若是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了,我就是境界再高,修为再强,即便是将来飞升上界,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独自孤身一人,又是何等的凄凉。”



那虚白身影转身看着林九,厉声喝道“你懂什么?还飞升上界。亏得玉虚那老儿还把坤字链用在你身上,真是白费了。”



林九看着眼前这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走吧,如今你那凡人爷爷和你这师父都葬身龙山下面,此地又没有灵气,你也不必留在这里。”



林九点了点头,正想说几句道别的话,虽然至今也不知道眼前这人是何方神圣,但就在此时,那银色石龙的身体上咔嚓一声,其中一片龙鳞变成了黑色。



林九听到东境,扭头看去,虚白身影的那人,嗖的一下就到了石龙身上,只听咔嚓,咔嚓,连着几声,那片黑色龙鳞周围几片龙鳞都变成了黑色。



石洞内传来一声痛苦的龙吟声。



虚白身影的那人用手摸着变黑的龙鳞,扭头问林九“这小姑娘是被什么东西打伤的?”



“一个黑色的长钉。”林九赶忙说到。



“魔源钉。魔族的人来人界了?”那人又问到。



林九又把魔族入侵,师门被灭,这些事一并都说了一遍。



虚白身影的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摸着龙鳞的手,白光一闪慢慢的向后拉起,石龙身上被拉出一团拳头大小的黑色魔气,在不断的扭动着,想要挣脱他的手心,等魔气被彻底抽出来时,洞内又传来一声龙吟,石化的龙身又恢复了银白色。



虚白身影转身飘落在林九面前,看着手里的一团黑色魔气,说到“没想到天命那家伙竟然会用魔源钉伤人,也真是够看得起你这小娘子了。”



“敢问前辈,那魔源钉是何法器?”



“法器?哈哈哈,小子那可不是什么法器,不过既然这老家伙先手一招了,玉虚老儿也落了子,怎么能少得了我,几十万年了,几十万年了啊”



林九看着眼前这人越说越激动,感觉到莫名其妙。



只见虚白身影这人,空着的那只手突然伸到那团黑色魔气上,耀眼的白光一闪,林九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再睁开时看到那团黑色的魔气却是不再扭动,变的很是安分,魔气变成了黑色的圆球,外面包裹着八道链子,跟自己体内气海的一模一样,林九瞬间就瞪大了双眼。



这人怎么也会有那什么玉虚八卦链,但是仔细看着又跟自己体内的不太一样。



虚白身影的那人看着林九,林九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却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突然他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动不了,连灵识都无法透出体外。只见他慢慢的走到自己身前,抓住魔气的那只手,嗖的一下就按在了自己的气海处。



林九眼睁睁的看着那团被链子锁着的魔气,一点点的进入自己的体内,腹间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直到圆球彻底的进入自己的体内,那虚白身影的那个人,靠近自己的耳边轻声说到“小子,我可是用了玉虚八卦链的震字链,这么多年没还给玉虚那老儿,今日就当还了他,老夫也在这棋盘上落下一子,你可别让老夫失望啊。”说完那虚白身影的人转身哈哈哈大笑的走了几步,消失在了空气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