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三十八章
“张仙友很是替万货堂说话啊”林九打趣的说到



“那是自然,在下自打筑基中期遇见了万货堂,就定期轮值,赚了不少灵石,买了些友情价的丹药,这才到了筑基后期,所以季仙友若真是散修,到是可以加入万货堂,我可以向分舵主美言几句,这一次的轮值舵主我还是认识的,季仙友不考虑考虑?”



“张仙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是在下一向自由自在习惯了,若是受了哪里的约束,怕是会不习惯的。”



“无妨,我也就是随便说说。”



此后两人多时不曾闲聊。直到张伟又问起林九修炼的心得,两人才又热情的说上话,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很长时间。



“这两日与张仙友互换修炼心得,让在下好多想不通的地方,茅塞顿开,回去之后定要潜心研究一番才是。”



“季仙友天资聪颖,好些个见解也是让在下受益良多,谢谢了。”



两人也是厚着脸皮互相吹捧了一番。



“不知还有多远才能到?”林九问到



“快了,已经到了东境中间,离万货堂所在的林子也就不远了,再有小半日就能到。”张伟往远处看了一眼说到。



到得傍晚张伟把木船停在了一处山脚下的林子,此处到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林九顿时打起了精神,以防万一。



张伟看了看林九,微微一笑,想起当年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比这位季仙友还是紧张。



张伟一个闪身从船上下来,林九紧随其后,张伟把小船收到储物袋里,也不说话,径直就往林子里去走,林九眉头一皱,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张伟也不回头就在前边带路,也不解释什么,毕竟多说无益。



走到林子深处,也就到了山脚下,张伟从腰间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铁盘,注入灵力,把那铁盘对着山体一晃,山体上就显现出一个石门,慢慢的朝里打开。



“季仙友,请随我来。”张伟抬脚走了进去,林九看了看,既然到了这里,就咬牙跟着走了进去。



“季仙友,我刚才用的就是结丹期才有的灵牌,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被破例奖赏了一个,下次你若来,在这洞门口用一张传音符,就会有人给你开门,验过你的腰牌之后,自会带你进来。”



林九留心的看着走围的路,对于张伟的话没有回应。



张伟回头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也不介意。

这一路往里走了约莫有一百多丈,才进到一个大的石室,这石室一看就是人为开建,约莫有五丈高,十几丈大小,一侧放着几张椅子,一侧摆着些花草,通道对面是三个洞口,此时石室中间放着一个方桌,一个老者坐在桌旁的椅子上,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张伟上前躬身行礼“叶舵主,在下带来一个顾客,是第一次来万货堂。”



“哦?第一次来。想买些什么东西?”



张伟往旁边一站,示意林九自己上前说。

“见过仙长,晚辈想先卖一本元婴期的功法,然后再根据所得的灵石来决定买什么。”



“哦?元婴期功法,好多年没收到过了,拿出来我看看”叶舵主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林九犹豫了一下,从腰间的储物袋拿出那个玉简,递了过去,这次到没用灵识遮盖一部分。



叶舵主接过来之后,放着额头看了一会,拿下来把玉简递给林九说“这个功法不全啊,只有到元婴中期的,后期的和化神期以后的你还有没有?”



“竟然还有后面的?”林九诧异的问到。



“不错,这功法不是你一直修炼的吗?你自己不知道?”叶舵主微笑着看着他。



林九心中暗骂一句,定是他看我面具的样子,就以为我是修炼这等采阴补阳的功法的。



“回仙长,晚辈不曾修炼,这是偶然的机会得到的一本功法,晚辈也不知道它并不全。”



“嗯,那既是这样,这部功法我们万货堂一百五十万的灵石收了你可愿意?”



“一百五十万灵石?”林九一听反问了一句。



“怎么小仙友觉得价格不合适?那可以拿着玉简离去了”叶舵主竟然直接下了逐客令。



“没有,我知道没想到能卖这个价格。一百五十万就一百五十万吧。”林九叹了口气说到。



“那不知小仙友还要买什么东西,若是不买,我这就让他们给小仙友点数灵石”

“我想买些筑基后期提升修为的丹药,和一件上品或者极品的飞行法器,或者是筑基期和结丹期可以用的丹方。”林九一口气说了出来。



“嗯,这个丹方小仙友若是没有能力加灵石的话,这一百五十万的灵石是连一个筑基期的丹方也买不到的,因为这丹方本就稀少,真是有也都被各大门派买了去了,不过咱们东境分舵还有一张结丹初期的丹方,只是价格比较昂贵罢了。”



“那丹药和法器呢?”



“这丹药吗有补灵丹,筑基后期可用,一瓶十颗售价五千灵石一瓶。养元丹筑基期可用,一瓶十颗三万灵石一瓶。都是上品品质,飞行法器有上品两件,价格是十万灵石一把,极品飞行法器四十万灵石一把。”叶舵主慢慢的说完。



林九心里一听,嘀咕起来,这不是在抢吗,东西都这么贵,那补灵丹和养元丹差别也太大了些。当初自己一颗筑基丹也才卖了一千灵石,即便这丹药都是上品品质,比自己那颗筑基丹的品质高,但是这差别也太大了些,分明就是欺负自己修为低,无可奈何他。



这要是花四十万灵石买个飞行法器,这也太鸡肋了,再说了即便是那功法不全,毕竟是元婴期功法,这小老儿也太黑了,三个极品飞行法器几乎快比上一本元婴期功法,真是太欺负人了。



但是林九看着这个几乎动动手就能捏死自己的元婴期老者,也不敢轻易露出什么表情。



“不知道这里可卖有一阶的上品以上的符箓?”



“哈哈哈,万货堂什么没有,别说是一阶这种不入眼的符箓,五阶符箓都有,只要小仙友有的是灵石”



“请问仙长,一阶上品的攻击法术符箓价格几何?”



“一阶上品的万货堂没收过,最次都是卖的一阶极品五行类攻击法术符箓,一百灵石一张。”叶舵主不屑的说着



林九心想,当初自己一百灵石买了五张,到了这里才能买一张。林九不甘心就问到,“那要是防御类的呢?”



“哼,我们万货堂可不是那摆散摊的小贩,只按品阶,什么攻击防御都一样。一阶的符箓老夫几乎都没卖过。”



林九看这叶舵主被自己问的不耐烦了,就想了想说“不知道上品以上的防御类法器怎么卖?”



叶舵主看了林九一眼说“上品的防御类法器是二十五万一件,极品的是六十万一件。”



林九点了点头,看来确实比飞行类的贵一点,攻击类的法器肯定就更贵了。林九想了想说“那我要一件极品的飞行法器,一件极品的防御法器,一阶极品符箓一千张,养元丹要十瓶。”



“极品类的飞行法器只剩追风燕骨架炼制的飞剑,没得选了,防御类法器有三件,一个是无尽之海里的乌铁龟的外壳炼制的圆盾,一个是荒古丛林里蓝眼熊骨架炼制的戒指,一个是荒古丛林里的冰蚕吐的银丝编制的衣袍,你选哪个?”



林九想了想说“晚辈要那冰蚕吐丝编制的衣袍。”



叶舵主点了点头转身对右侧的一个山洞说“把东西拿上来吧。”



“恭喜季仙友买到心喜的东西”张伟上前赶忙贺喜到。



“运气好而已,谢谢张仙友今天带我来这里。”



已经坐下闭目养神的叶舵主听到二人说话,睁开了眼睛问到“你姓季?叫什么名字?你跟这东境季家可有关系?”



林九摇了摇头说“晚辈叫季秋海,一直在那无尽之海修行,是无尽之海的一名散修。”



叶舵主抬头看了林九一眼“这么巧?我们百山宗门下也有个弟子叫季秋海。”



林九心中一惊,没想到在这撞见百山宗的人了。



叶舵主用神识仔细查看了林九一番,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林九感受到一股神识从自己身上扫过,自是知道是这老头在查看自己,到也不敢有何动作,那胡念恩的修为比他高多了,肯定是看不出自己带着面具的。



叶舵主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说到“幸好听见你姓季,让我又想起了一件事,差点给忘了。”说完转身对着刚才那个洞口又说了一句“去帮我拿一瓶养元丹,过段时间好当做贺礼送给我那门内的弟子”



“这个筑基期的弟子真有福分,能让叶舵主送一瓶养元丹。”张伟笑着说。



“我这徒孙哪来的福分啊,早年间受伤伤了元气,如今那结丹的天劫怕是过不了啦,她师娘张罗着要给她找个好人家,若是真嫁了人,我这做师祖的怎么能不表示呢”



“舵主说的可是前段时间整个东境都传遍的那件事?”张伟好奇的问到



“哦?你也感兴趣,我记得你不是不近女色的吗?”叶舵主好奇的问到。



“我肯定不会去了,到是我想让家兄去,不知叶舵主可否帮忙说上两句好话?”



叶舵主听了哈哈大笑说“我可从来没做过媒,再说了我那徒弟的媳妇,向来严厉,这次以百山宗的名义向整个东境发告示,广邀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到百山宗比试招亲,你那家兄到时可以直接去百山宗嘛”



“也是。晚辈多嘴了。”



此时从右侧洞中走出一个弓腰的老头,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林九要买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叶舵主点了点头,那弓腰老头转身又走了回去。



“极品飞行法器,极品防御法器,这小储物袋里是一千张符箓,这是十瓶养元丹,这个小储物袋里是剩下的四十万灵石,还请小仙友点一点。”叶舵主伸手一指说到。



“晚辈信得过叶前辈,信得过万货堂。”林九说完把东西一一收进储物袋。



林九收完东西之后说“晚辈还想问下,万货堂可有书写符箓的灵笔和空白符纸?”

叶舵主想了想说“万货堂现在没有灵笔,不过我自己到是有一只,至于空白的符纸,用燕尾草和普通灵土就能炼制而成,这两样在各处集市就能买到,直接炼制的方法我可以送你一份。符笔你若想要我也可以卖你,二十万灵石就可以,我那符笔可是七品黑狼的尾毛制作而成,现在我基本上不再写符箓了,就便宜些卖给你,也算是你的名字与我那徒孙名字一样,有缘。”



林九一听本来郁闷的心情,瞬间大喜,赶忙行礼说到“谢谢前辈。”



林九从储物袋里拿出装灵石的小袋,点够数之后把灵石放进自己的储物袋,把装有二十万灵石的储物袋,放到了桌子上。



叶舵主手一挥,那桌上的储物袋就不见了,反手拿出一只七寸长的精致小黑笔,笔毛和笔杆通体一样的黑色,又拿出一个空白的玉简放在额头,把炼制空白符纸的方法记录在玉简上,一块递给了林九。



林九高兴的接过来收进储物袋里。



“好了,再给你一个腰牌,日后再有需要就可以直接来这里。”叶舵主说着,又出腰间拿出一个玉质的腰牌递给林九,林九收好之后放进了储物袋里。



“那晚辈先行告辞。”



叶舵主点了点头。



“我送他出去。”张伟赶忙说到。



两人一起躬身给叶舵主行礼,然后一起出了这石室。



到得外面树林,林九停步问到“刚才叶舵主在,我不好意思问,请仙友告诉我那百山宗是哪个弟子要嫁人?”林九刚才听叶舵主的话,就觉得像是在说季秋海,再说了百山宗还有几个季秋海,只是当时叶舵主在场,自己不敢流露出什么。



“是这个啊,半年前百山宗发出了告示,说是门下矮柱峰弟子季秋海,要在一年后在百山宗比试招亲,仅限结丹期以下修士,现在过去半年了,也就是半年以后的事了。”



林九听后如遭雷击,自己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再从他人口中确认,一时间竟然无法接受。



“季仙友,怎么了?怎么突然脸色这么难看,莫非你与那要嫁人的季秋海真有什么关系?”



“没.....没关系.....我只是在想,是不是也去比试一下”



张伟一看他的表情就笑到“那仙友可是要好好准备一番了。”



林九微微一笑。“今日多谢仙友,他日若有需要在下的,可以去无尽之海外围的一个小岛找我,在下还有别的事,这就告辞了。”



“唉,本来还想拉你到我那喝两杯,庆贺仙友买到心仪的法器呢,这下可好,那竟是这样,日后有缘再见了。”



“有缘再见。”林九说完转身祭出了那把新买的飞剑,一跃而上,冲天飞起。



林九心想这极品的飞行法器就是快,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全力御剑下,竟然比原来那把破剑快了五倍有余,当然比着沐菲菲的飞船还是慢上不少,林九想起沐菲菲,微微一笑。



跟着林九就又神色凝重起来,随手拿出一颗灵石补充着体内飞快消失的灵力,心中想的是尽快赶回小岛,若是四个月之内小白不进结丹期,自己就要赶回来,去百山宗,季秋海不嫁则罢,要嫁必须嫁我。



先不管怎么跟沐菲菲交待,一想到季秋海要嫁别人,自己才发现心里是如此的难受,才知道自己心中是有她的,林九扯下面具收到储物袋里。



一道长虹快速的划破夜空中的白云,朝那东海岸飞去。



林九一刻不停的往小岛上飞去,已经在云端看到了小岛,突然林九朝那小岛上方看去,一个身影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脚下那把飞扇轻轻的晃动着,扇子上的人抬头看向云端,正是林九飞来的方向。



眨眼的功夫林九就到了季秋海的面前。



“你回来了。”季秋海轻声一句

“你何时来的?”林九问到。



“有几日了,我发了两张传音符,我以为你不愿意见我,我就......”季秋海说着眼睛就红了起来。



“我又怎会不见你呢”林九轻声说道“走吧,去看看小白,你也这么多年没见它了。”林九挥手打开法阵,落在了岛上。



季秋海也从空中落下,站在林九身边,林九伸手拉着季秋海的手朝那阵眼走去。



季秋海挣扎了一下,还是让他拉住了自己的手,但是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小白,你看谁来了。”林九笑着喊小白。



可是走到跟前阵眼处,哪有小白的身影,林九把灵识散了出去覆盖整个小岛,跟着就是一个闪身进了洞口,季秋海也跟着闪了过去,回到石室林九看见小白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林九用灵识查看小白的身体,面色有一丝凝重。



“小白,怎么了?”季秋海走上前问到。



“怕是这几日,天劫就要降临了。”林九脸色沉重的说到



“天劫?结丹期天劫。小白可有渡过的把握?”季秋海也担心的问到。



林九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它又不能言语,我也不知它有多少把握。”



季秋海看着床上的小白不说话,此时的小白还在沉睡中。



“当年从百山宗离开的时候,小白已经把爷爷魂魄变成的假丹,在体内炼化成自己的了,而且也早早就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境界,这几十年过去,终于是突破了瓶颈到了这渡劫的关头,我刚用灵识查看了,它体内原本那个芝麻大小的假丹也彻底消失不见了,现在就是等天劫的到来了,只是不知小白若是渡过了结丹期天劫会是什么样”林九慢慢的说着。



“没想到连小白也跑到了咱俩前面。”季秋海轻叹一声说到。



“哦?他们几个也都结丹了?”林九好奇的问到。



“你走后没几年,陈师兄和齐师兄就在同一日双双进入结丹期,为此百山宗邀请东境的大小门派和修士家族连贺三日,他两人有了结丹期的修为,百山宗的实力自是增强一分,两人各自有了单独修炼的山峰和洞府,十年后李师兄也轻松渡过天劫成为结丹期修士,只有孔师兄和我一直停留在筑基后期大圆满,但是孔师兄比我还要强一些,他已到了瓶颈,但是一直卡了这么多年,就是跨不过去这一步。”



“还有这事,怎么会卡了这么多年,师父和孔师伯就没想想什么法子吗?”



“怎么没想,丹药不知吃了多少,现在孔师兄整日饮酒大醉,天天心事重重的,本来他就嫉妒陈师弟,天生神识,修炼速度快,如今陈师弟已经结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山峰洞府,若不是咱们几个师兄弟感情深厚,陈师弟也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小人,孔师兄见了陈师弟还要称呼一声前辈仙长,但是陈师弟每每见了孔师兄,也还是尊称一声师兄,但是孔师兄就觉得陈师兄这是在羞辱他,他很生气,为此受了不少师父的责骂,现在孔师兄都是刻意的避着陈师兄不见,而陈师兄可能心里也觉得不好受,就一直在自己的峰中洞府,闭关修炼。”



“唉,怎么好好的变成这样,孔师兄虽然脾气急了些,但从来没有什么心思的,就是急功近利好攀比,我看啊这心境不放平稳,这个瓶颈不好跨过。”林九点点头说。



季秋海也觉得林九说的对,但是没有接话,只是害羞的低头轻声说了一句“你也不问我为何来此。”



林九把季秋海拉到自己跟前,用手抬起季秋海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用坚定的口气说到“你要嫁人就只能嫁给我,跟我做一对神仙眷侣。”



季秋海被林九这么看着,看的都不好意思,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喘着气,轻声说到“你都知道了?”



林九被季秋海这娇羞的样子彻底迷到了,女子身上特有的香气,飘进林九的鼻子里,林九眼睛一闭低头吻在了季秋海的嘴上,季秋海惊吓的睁大了眼睛,林九用力的抱着季秋海,时间好似静止在了这一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