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二十三章
“那是你们的师娘季云棠,木胜自小跟我修炼也是你几人中,修为最高的,是你们的师兄,金亮虽是带艺投师但是年纪轻轻已到瓶颈期也是不易,而且也比你俩早上山,孔炎是孔师兄的儿子,修为不高那是因为另有安排,但也还比林九和陈垚高,陈垚比季秋海入门早,你们可能从各自的名字里看出了端倪,不错,名字都是因各自命格而来,太师祖整理出一套五行功法,虽然找不到五行灵根,但是找到五个五行命格分别传授入门功法,林九你身带阴阳二气,灵体已失,我会单独传你其他的入门功法。好了你们几个师兄弟就按我刚说的顺序排吧,现在轮流到香案处上香吧。”



几人轮流到案前上香之后又站回厅内。齐悟缘不说话,季云棠咳嗽一声说“稍后你几人在木屋旁再建一个小厨房,木胜可以多日不食,但你们几个还是肉体凡胎,原来后院那个厨房多年不用,现在都放了杂物,就别再搬来搬去的了,去林子里砍些木头再盖一个,炊具和食物一会木胜去正中峰找明心领一些,明日清早来殿内传你们入门功法。”



“知道了师娘。”



等几人走后,齐悟缘开口问季云棠“那林九原是灵体,多可惜,现在体内阴阳二气失衡,虽然太师祖暂时压制住了阴气的扩散,但是一开始修炼就要运气全身,这被压制的阴气早晚要同化到体内,到那时就真是彻底的留在体内了。”



“哼,只顾一夜风流,活该。就传他本门的基础入门功法,反正太师祖也没有特意交待过什么,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样是否有些不妥。”



“怕什么?没一点骨气,太师祖还能吃了你不成,再说了连他老人都解决不了他体内的问题,你能怎么办,就按我说的做,待他六十岁之时还不能御气,就赶到外门做执事弟子,反正这是百山宗的规矩。”



齐悟缘不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门外的天空。



“你们几个去砍木材吧,我去领些米粮”齐木胜说着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鸟,对着念了几句口诀,那木鸟慢慢变大,有了一人高低,齐木胜像骑马一样骑了上去,右手一挥那木鸟稳稳的飞起来,朝正中峰飞去,虽然速度不快,但也让那几个人看的羡慕不已。



“得了,别看了,你们离御物飞翔还远着呢,不能操纵灵气就不能以灵气御物,那都是练气后期,灵气能透体而出才行。”孔炎不屑的说



“是这样吗?”李金亮说着用手里的剑刺出去一道剑气。



“你那是混和自身气息的内力,又不是炼化灵气后储存在气海的灵力,滚蛋。”孔炎笑骂到“虽然突破瓶颈以后就是可以控制的灵力,但就这一步又何谈容易。”



“那孔师兄你是什么修为?”林九坏笑着问到。



孔炎也不介意他的坏笑说“其实我早就从父亲那里知道老祖传了一套五行功法,所以父亲不让我跟他修炼,我只练习了百山宗的入门功法,也是到了瓶颈期,若是一直跟父亲修炼,有他的指导,估计也跟齐师兄修为差不多了,不过父亲可能考虑到我早晚要拜在咱们师父门下,所以才避嫌没有传我他的修炼功法”



林九和陈垚都点了点头。



孔炎又看着陈垚说“嗨,陈师弟,我刚想起来你姐是逍遥峰少峰主的媳妇,为何不传你功法呢?”



“哪就少峰主啊,不过姐姐说过,我不曾入门不是百山宗的弟子,所以功法不能外传。”陈垚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又不曾入门,为何你爹私自传你入门功法。



孔炎自然也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但是没有多少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你们去砍树吧,我得把我的屋子打扫打扫,真是脏死了,姑姑也是的让我跟你们这一帮臭男人住在一起,真讨厌。”季秋海还拿出个手绢捂着鼻子说



“季师姐,要不你自己去后院住吧,到时候我们几人臭男人在这光着身子洗澡,你可怎么办啊”林九说着还用手捂着眼睛。



“林师弟,就你最小,你敢以下犯上”季秋海特意提高了嗓门



“不敢啊,我不是叫你师姐了”林九还委屈的说



身边李金亮和孔炎早就笑的弯下了腰

“滚,去死。”说着就一掌朝林九面门拍去。



李金亮一看一把拉开林九单手一掌对了上去,彭的一声两人身形都往后一撤,“中期大圆满,厉害啊,隐藏的够深的啊”李金亮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你这一掌就是要他命去的,第一天就残害同门?我告诉师父去。”



“随便,谁让他满口胡言。”



“好你个季秋海啊,我不过就是开你几句玩笑,你就奔着要我命来,来,来,老子这次站这不动,你打死我好了。”



“你以为我不敢?”季秋海举掌就要再拍来。



孔炎一手打开他说到“好了,都少说两句吧,陈师弟你跟季师弟你俩在这里打扫卫生,我和李师兄还有林师弟去林子里砍些树木回来,咱们好赶紧搭起个厨房,一会等齐师兄回来了,咱们还得去属于咱们的那块地找找看有些什么吃的,没得话还得找种子再种呢。”



几人不说话各自分头行事,开始干活。



齐木胜从正中峰回来的时候,厨房已经建好,几个人还在屋子的外面搭建了一个长长的餐桌,几人正坐在餐桌周围聊天,一看齐木胜骑鸟归来都站了起来。



“你们速度还挺快的啊,这么快就搭好了,来帮忙拿下东西。”齐木胜收起木鸟对他们几个说到



几个人围了过来,齐木胜从腰间解下一个小袋子,右手一挥一道白光照在袋口,开始往外倒东西,炊具,餐具,米粮,一些蔬菜,还有几床被褥,林九好奇的看着这个巴掌大的袋子说“这是神仙口袋吗?怎么能装这么多东西?”



“土鳖”季秋海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孔炎怕再争吵起来赶紧解释到“这叫储物袋,练气后期的弟子都能去执事房领一个,因为是用灵气控制的。”



“那这里面能装多少东西啊?”林九又问到



“因为这个也算是灵器了,得分几品,一般发给弟子的,都是下品灵器,也就装个两三马车的东西吧,若是中品的就能装十几马车,要是上品的灵器储物袋,就能装好多东西了,具体多少就不清楚了,我爹的是中品袋子,我还没见过上品的储物袋,据说炼器房制作出来的上品灵器都是上交给内门宝库了”



“真好,我要是有这个袋子就能装好多吃的了”林九羡慕的看着



“装吃的,真是糟蹋东西”陈垚低声嘟囔着。



“好了,别废话了,收拾东西准备做饭吧,除了齐师兄不吃东西,咱们几个都得吃”李金亮往厨房搬着东西说到



季秋海和孔炎收拾的被褥,齐木胜也赶紧帮忙搬“你们谁做饭好吃啊,我虽然有些时日没吃东西了,今天第一天开火,我可以跟你们吃一顿”



“我来,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季秋海赶忙说到



“行,咱们就尝尝季师弟的手艺”李金亮拿起斧头就准备劈柴去。



“我帮你劈柴”林九走到柴堆拿木柴去



这一夜是师兄弟几人第一次在一起吃饭,虽然都还不熟悉,彼此都很拘谨,但是季秋海的手艺确实不错,几个人吃的是一点也不剩,各自洗漱之后互道晚安。



齐木胜自是回屋打坐,李金亮和季秋海也是回屋修炼,孔炎和陈垚拉上林九去南山的地块,看还缺什么需要再种的,明天好抽个时间准备,日子就从这天晚上平静的开始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几人就都陆续起床,林九没有练过内功,从村子里出来之后,爷爷教他的武功也疏于练习,所以没有早起的习惯,还在蒙头睡大觉,李金亮一看林九还没起,就去敲他的屋门,半天没反应,李金亮一着急直接就把门踹开了。



“太阳都晒着屁股了,你还不起来,清晨正是修炼的好时候,你怎么能睡懒觉啊”



“大哥,不是师兄,我哪个都不会练啊,不像你们一个个都是高手”



“这也不是你睡懒觉的理由,你看人家陈师弟不是早早也都起来了,日后修炼,有的是要做的早课,赶紧起来。”



“好好好,我这就起。”



晚上林九也没了心思吃饭,回到小屋里就开始盘膝修炼,第一次运功,林九把师父教他的步骤和法诀都又熟悉了多次,才尝试着开始。



一开始静不下心来,折腾到快半夜,也不曾在气海处感觉到一丝灵气,到得子夜耳畔传来了孔炎的呼噜声时,林九突然感觉到莫名的平静,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一声一声的呼噜声传来,林九默念口诀,再次运功,此刻在气海竟然感觉到一丝凉凉的寒气在流转,这寒气是透过衣物,渗透腹部的肌肤直到气海里的,只有那么一丝丝,若是不刻意的去感受,甚至都感觉不到。



这也是完全心静之后仔细的感受才察觉到的,林九气随心动引着那一丝丝的灵气从气海出来,沿着经脉慢慢的流转全身,竟是说不出的浑身舒服,痒痒的,灵气虽凉但随经脉运转一周回到气海之后竟然浑身暖暖的,这时气海犹如天地空间,那经过经脉运转一周的灵气,竟有了一丝丝改变,含有极少的一点林九体内至阳的气息,然后飘落在气海下层,而从体外吸纳的灵气则是流动着飘荡在气海的上层,林九再次的从气海上层,引导着那股刚吸纳进来的灵气再一次的运转周身经脉一圈之后,回到气海,沉积到下层,就这么缓慢的周而复始,不知不觉间慢慢的天大亮了。



林九听到鸡鸣之后,慢慢的收功把最后一股炼化的灵气收纳到气海,这漫长的后半夜虽然时间很长,但是林九毕竟是第一次运动,很是缓慢生怕会出什么差池,运动五次就到了天亮,体内气海存了一丁点的内力。



林九起身伸了个懒腰,虽然一夜没睡,但是浑身却很舒坦,依然很有精神,感觉身体也轻了不少,林九高兴的手舞足蹈,那体内的一丝丝内力是刚能感受到,林九刚想开门出去找李金亮炫耀一下,还没开门就愣在了原地,因为体内的那点内力已经感受不到了。



他知道阴气会来同化自己修炼的含有至阳真气的内力,只是没想到是这么的快,还没在身体里好好感受一下,就没了,这种瞬间失落的心情让林九黯然的回到床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自己的至阳给了沐菲菲,他也从来不怨恨命运为何如此的捉弄自己,他也从来不曾惧怕过死亡,因为最亲的人都已不在,他也有想过完全的放弃,何必如此为难自己,在百山宗当个种地老头,或者是看门老头也挺好的,但人就怕在黑暗中看到那一丝丝的光亮,不管离的有多远,都要奋力的朝那光亮走去。



他想找回母亲的尸体,甚至幻想着能救回母亲性命,然后再和沐菲菲带着小白和桃儿,自由畅快的生活在这世间,可是一想到自己可能只有百十年的寿命,甚至可能活不到那时候,而且一生都在勤加修炼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林师弟,起床吃早饭了。”李金亮在屋外喊到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该上早课了”



“.......”



“你说什么?”



“人生都已这样了,还上哪门子早课啊”



咣当一声门被从外边撞开,李金亮拿着剑快步走了进来,看见林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走到跟前说“为何如此消极?你还年轻,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说于你也无济于事,连师父的太师祖都没办法的事,你知道了又有何用?”林九大声的说着



李金亮看着林九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了,毕竟如他所说连老祖都无法解决的事,说出来不还是平添一层烦恼么?怪不得师父特意的把林九留下。



“都是师兄弟,没什么不能说的,大家又不会嘲笑你,日后我们要是能外出历练,增见世面,说不定遇见连老祖都没遇见的机缘,反而或许能帮你呢?你又不说”孔炎走到屋内看着林九说。



“是呀,到底怎么了?自你昨天回来之后心事重重,我们几个也很担心你的。”齐木胜也走了进来。



季秋海和陈垚则是站在门口往里张望着

林九起身坐在床上,看着这几个师兄弟,然后叹了口气说“我本云天大陆南境银龙山人士,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百山宗的枫叶真人,他是老祖的师叔。”



“什么?老祖的师叔?不可能我都没听我父亲说起过”孔炎大吃一惊的说到



“孔师弟别打岔”齐木胜说了一句“林师弟你接着说”



“枫叶真人让我来百山宗,我便带着妹妹一路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但是在路上却出了意外,我被一个女鬼连累,差点丢了性命,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却丢了天生灵体。”



“你说什么?”季秋海推开孔炎和李金亮走到床前,两手抓着林九的衣领大声问到。孔炎和齐木胜,李金亮三人都是吃惊的长大了嘴,只有陈垚一点也不惊讶,因为那天在山下他都已经知道了。



“你丢了天生灵体?你居然是天生灵体,你这败家子”季秋海本就声音很尖,此时一着急更是气的说话声音都颤抖了。



“败家子啊,败家子,你可知那天生灵体是多么珍贵,更何况是我们人族的修士,那更是千年甚至是万年都不见一个,我真想一掌拍死你算了”孔炎脾气暴躁,就差骂娘了。



“那我总不能丢了性命吧。”林九委屈的说到



“唉,老祖也是的,怎么不同你说清楚这厉害关系呢,你亏得是从那没有修炼门派的南境而来。”孔炎恨恨的说着。



“不可乱说”齐木胜拍了孔炎一巴掌。



“我没有责怪老祖的意思,我这是......我这是可惜啊。唉,真是的。”



“这就是林师弟的命”齐木胜说到



“你说你乱晃悠什么,还不赶紧的来百山宗,你这是一路运气好,没遇见什么散修,妖族,不然夺了你的舍,炼化了你的灵体,跟白日飞升有何区别。”季秋海气的直跺脚。



“算了,都别抱怨了,让林师弟接着说下去。”李金亮示意林九接着说。



“老祖让我带了副地图而来,太师祖从地图上得到了老祖给他的传信,但是老祖不知道我丢失灵体之事,他让太师祖代收我为徒,指导我修炼,可是太师祖看我现在这样,自是不能再代收我为徒,就让我来了矮柱峰,跟师父修炼,可是我与那女鬼一夜,吸入体内阴气太多,她是冥界生人,没有身体,是冥界纯阴之体,阴气与众不同,会同化我体内所剩的至阳之气,所以我修炼出来多少灵力存入气海都会被同化掉,师父说耗尽体内所有阴气之时,我也八九十岁了,寿元已不多,所以根本就是白费功夫。昨晚我修炼半夜,好不容易攒了一点内力,本想一早让李师兄看看,结果还没出门,就被体内阴气同化掉了。”



“什么你昨个学的心法和口诀,昨天夜里就修炼出灵力了?”陈垚一听着急的上前问到。



“是啊,这有何稀奇啊?”林九不解的问到



“有何稀奇?我们这几个师兄弟秋海算是悟性极高的了,昨天下午我们几个闲聊的时候,他说他当初将近一个月才炼化第一丝灵力入气海为内力。木胜时间最长是一年半。”孔炎冷冷的说到



“居然需要那么长时间?师父不是会教你们运功法门吗?”



“就感应到那一丝灵气入体,也是要领会心法,明悟之后,再依口诀和运功法门,精心运行经脉一周才行,中间不能有丝毫差错。”李金亮解释到



“我不信,你悟性会如此之高。”陈垚咬牙切齿道



“这你也不信?”当下林九便把如何运功,有何感受详细说了一遍,其他人都点头,唯有陈垚还是不信,说是林九事先就知道的。



“很简单,小九你现在再运功一次。”齐木胜对林九说



林九重新盘膝坐回床上,齐木胜走到跟前,示意他不用紧张,将右手轻轻的放在他腹部气海之前,左手放在他的后腰之外,林九闭上眼睛,双手掐诀,慢慢的深吸几口气,让心境平静下来,那丝丝灵气进入气海的感觉又出现了,跟着便是运功行走经脉一圈,在回归气海,林九吐气慢慢收功,睁开了眼睛,看着齐木胜。



齐木胜站起身子看着他们几个点了点头。



几个人惊讶的看着林九,这真是遭人妒忌啊,即便这小子没有天生灵体,就这一点也是让人羡慕不已,如此高的悟性,真是浪费了。



陈垚看了林九一眼,狠狠一跺脚转身出了房门。



大家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时间场面略显尴尬。



“走了,再不去上早课,师娘该责罚了”季秋海拉起林九说。



林九不明白为何季秋海突然的对自己轻声细语起来。



一行人朝大殿走去,看见陈垚正在跟师父说些什么,几人挨个坐好之后,悟缘说“我刚听陈垚说了昨晚之事,看来林九练功还是很勤奋的,其实悟性高是占了一点,但这么快就能吸纳灵气,运功修炼,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劳还是得益于他体内残留了先天灵气,正是这样才会这么快的感应到吸入体内的灵力,所以陈垚你不必太过纠结此事,不可太心急,修炼要一步一步来。”



“怪不得,我心想这小九就是悟性再高,也不能一晚上就能开始运功修炼,这也太神了”孔炎说到



“当然,悟性和心境的平稳,这两点林九还是很好的,能这么快的就领悟入门功法的心法,也是相当的难能可贵。”悟缘微笑着说



“那照林师弟这么说,且不是他到老也无法修炼?”齐木胜问到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所以日后生活中,随着你们的修为加深,自是要多照顾你们林师弟”



季秋海上前一步问到“难道师父您不能靠自己的法力把林师弟体内的阴气驱散掉吗?非得靠他自己修炼出来的灵力一点一点的去消耗?”



几人都看着齐悟缘,但是没等他开口,身边传来了季云裳的声音“那女鬼用最错的方法取了他体内的至阳,这点先不管她是否有意,但是你以为天生灵体的至阳和普通纯阳男子的至阳能一样?再说那女鬼又恰好是至阴之气所生的鬼体,留在他体内的阴气会是寻常鬼气?”



“可是……”季秋海不死心



“可是什么?难道你能想到的师祖他老人家想不到?那阴气已经与他身体里的阳气纠缠在了一起,一夜风流不知道已经在身体里流转了多少遍,已经变得肉体凡胎的不能再肉体凡胎了,死了这条心吧。”季云裳冷冷的说到。



李金亮他们几个无言的点了点头。进得门中好不容易学了修炼之法,却是不能修行,这是多么让人痛苦的一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