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十八章
“我跟桃儿是从云天大陆南境的汉国过来的。”



“南境?穿越了荒原?你俩可以啊,这都能走出来。”



“跟商队出来的。”林九很尴尬的说了一句。



“逃跑的奴隶吧?”李金亮笑着说。



“是又怎么样?”林九很不服气



“不怎样,我爷爷当年也是从南境来的奴隶,怪不得你对修行一无所知,原来是南境之人”



“为什么是南境之人就一无所知”



“因为整个云天大陆呢,只有南境那里是没有灵气的,或者说只有个别的地方才有少许灵气,所以南境没有修真门派,连人间的功夫门派也不多,我爷爷当年也是被抓做奴隶运到东境卖给些小门派或者散修当做药罐子的,只是被一个好心人救了下来,又传了他一套内功法门,我爷爷刻苦练功终于在四十岁那年练到瓶颈期,之后再无突破,成为一个内功高手,在大金国的江湖打出了一片天,然后攒下家业有了我父亲,我父亲则有点愚钝,直到现在也没成为内功高手,但是我父亲善于经商,所以我从小锦衣玉食,早早就开始练习这门功夫,十九岁小成,今年二十二岁进瓶颈期,父亲看我还年轻,就让我去往百山宗求学。”



“那希望能如你所愿拜进百山宗”林九故作镇定的微微一笑说。



“但愿吧,希望能在百山宗得到我能修炼的功法,你不修行体会不到我这种感觉,再深厚的内功也比不上一个最低级的法术,不能把天地间的灵气练为己用,自身气海再多的内力也有用完的时候,而练气后期就是不再用炼化自身的气来增加气海的储量,而是呼吸吐纳的时候慢慢的炼化天地间的灵气入体内,而那时气海也会增大好多倍,若是到了筑基期更是能调动天地间的灵气为己用,呼风唤雨,那就是神仙般的存在啊!”李金良一脸向往的表情。



“说的简单”林九才感慨道



“逆天而行,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话说你是逃跑的奴隶,去哪里探亲呢?”李金良不怀好意的看着林九



林九尴尬的笑了笑说“李兄,我们兄妹暂时确实还没找好落脚的地方,但是再回南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只好走一步说一步了,若是真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再去百山宗找你好吧?”



李金亮点了点没再多说什么



第二天清晨三人早早的醒来,一起结伴上路,三个年轻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日子倒也过的很快,此中林九还问了很多修行里的常识和知识,有的李金亮也说不清楚,毕竟他也是听人说的多,自己也还没踏进修行的大门。



李金亮还跟林九说了很多这个世间的稀奇事件,另刚出门没多久的林九新奇不已。



“对了,那天晚上你使得那一招什么剑气看着挺帅的能不能教教我?”林九觉得跟李金亮这几天也熟悉了,就试着问了问。



“教你到是没问题,只是你丝毫内力没有,你就是会了招式,没有内力也是发不出剑气的啊”



“唉,没事,你教教我”



“其实也没什么招式,就是平空刺一剑,但是要在体内,把内力沿气海到手臂再到手掌,透内剑内。再刺出去就是一道剑气,只能这么跟你解释了,跟你说穴位和经脉你也不懂”



“你剑呢,我试试。”



“你拉倒吧,试什么试啊,给,还剑气”



林九接过长剑,拔剑出鞘学着样子的刺出去一剑。



“哈哈哈,是那么个样子,是那么个样子”李金亮看了嘲笑着林九



“嘿嘿,我就是瞎比划比划,我又不会功夫”林九尴尬的挠了挠头。



“其实你别用剑比划,你以食指和中指两指为剑,更是能吓唬人,不知情的还以为你是剑气高手呢”



林九听了把剑递给李金亮,真就试着用手指做剑跟李金亮比划着,嘴里还自己配着声音,嗖,嗖嗖。直逗得李金亮哈哈大笑。



“你这样,你别动”李金亮走到林九跟前说“你的气海在这里”李金亮说着把手慢慢的放在了林九的腹部,“这样,气海的内力经过这个穴道,这个,再走这个经脉,过这个穴道,这个,还有这个,到了手指这里,再从指尖射出去,跟你说穴位和经脉名字你一时也记不住,也不懂,反正也是玩,但是你要是有内力了,就可以这么的打出一道剑气,若是内力深厚,这剑气就能伤人,杀人。”



“哦,是这样啊。”林九说着又凌空比划了两下,李金亮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内功本就深厚,也还不能用剑气杀人,这家伙一天内功都没练习,一点内力都没有,功夫哪有速成的,哪会那么简单。



又行几日,就遇见了岔路口,一条往东,一条往南。



林九抢先说到“李兄,这往东肯定是往百山宗去的,小弟就先预祝你拜师成功了”



“你真不跟我一起走?”李金亮又问了一遍



“不了,李兄你先去吧,有缘还会再见的,小弟谢谢你这些天给我讲了这么多,还教了我一招剑气。”



“咳,那算什么剑招啊,既是这样,那再会”



“再会”



林九带着桃儿上马继续往南走去,李金亮一挥手往东走去



“九哥,咱们不就是要去百山宗吗?为什么不跟着李大哥一起走啊?”



“曲前辈给我地图的时候说过,只要到了百山宗拿出地图就会有人安排我们,且不说安排什么,最起码肯定是会让我们留下,收留我们,若是这李金亮跟我一起留下还好,他没留下肯定该很伤心,所以咱们分开进山,他若留下,日后我们还会在一起,若是不留下,那么当着他的面咱们被安排好了,那多尴尬。”



“你想的真多”桃儿一脸鄙夷的表情



“再说了,我是天生灵体,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天生灵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再李兄那里打听了,他也不知道,但我想能让曲前辈都动容的,肯定是不简单,所以更是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到百山宗又不是一天两天的路程,他就算不知道什么是天生灵体,但万一发现什么是连我们都不知道,那怎么办,还是小心点的好。”



桃儿点了点头,似懂非懂的,但是只要是九哥说的,那就是应该的。



此后又过了几个月,虽然遇见了几个大城市,但是林九都刻意的绕开了,人生地不熟的他不想多生事端,尤其是在凤台城被彩姨卖了一次,他更是不愿意去人多的地方瞎凑热闹,他知道就凭他现在的阅历再次被卖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但是路过的小镇和大一点的村子,林九会和桃儿呆上两三天,去客栈吃些好吃的,顺便买些干粮和换洗的衣物,和李金亮分开之时,李金亮知道这两人是从商队里逃出来的,就给了他们两人一些银两。



但几个月也早都用完了,林九就和小白打些野味到镇上售卖,换些银子,几个月之后终于是走出了大金国,进到了大丘国境内,地图已经很少再拿出来用了,这几个月林九一直打听着这事,而百山宗又是大门派,所以路线林九早已经是确定好了的。



这百山宗位于大丘国境内的南方,那里是群山遍野,虽然人迹罕至但是却并不是很难寻找,只是山路崎岖不太好走就是了,两人风餐露宿的又行走了几个月,虽然是骑马,但是时间久了也会下马步行一段,所以二人走的并不快,而且越是往南遇见的村子越少,到得后来山慢慢的多了起来,就没什么村子了,好几天才会见着一户人家。



因为都在山里居然,没有大面积的平原可耕种,所以才很少有村子的存在,好在这一路好人居多,两人都能买到或者是讨到干粮,再加上山间野味,到也不至于饿着肚子,只是长时间的赶路,让两人确实有些吃不消,但一想到马上就要到南境群山的外围,离百山宗越来越近,却是加紧的走的更快了些。



这一日往南行至一座大山跟前,进山的路在山背面,山阴处,刚过晌午不久此时太阳还是很毒辣的,二人进了山,只是刚一没了太阳就感觉到一股凉气直往身体里钻,两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九哥,怎么阴森森的啊,要不咱们绕道吧”



“绕道?往哪绕,这方圆百十里就这一条道,走吧,没事,还有小白在呢!”



“可是为什么这次在你身边还是会感觉到冷呢”



“废话,这次我也冷,这又不是在银龙山”



“哦”



两人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一直到天黑也都没再见过太阳,林九正在找合适的过夜地方时,看见远处有一片黑漆漆的院落,沿着路慢慢的朝那走去,到得跟前才看见是一个破败的院子,里面大多数房屋都已倒塌,而且都还有被烧过的痕迹。



大门上结的都是蛛网,门头的招牌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透过大门往里看,没倒的房子也都无门无窗,刚傍晚的天,屋子里就黑漆漆的什么都看见,不时的传来几声乌鸦叫,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林九和桃儿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下,桃儿抬头看了看那院子里更是阴森森的,就害怕的说“九哥,咱们可不住这啊,太吓人了。”



“行,咱们不进去,就在这门口的台阶下,我先生堆火,还有只兔子没烤,等下给烤了。”



说着,林九就开始在附近捡柴生火,有了亮光桃儿就显得没那么紧张了,这时周围在火光的照耀下,隐约有一层白雾慢慢升起,林九看了也不在意,以为是晚上山里冷起的雾气,好在他们有火倒也影响不了什么,只是山里格外的寂静,小白在桃儿的怀里不时的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只是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就又老实的趴在桃儿的怀里。



吃完饭林九给桃儿铺了个能睡的地方,桃儿抱着小白先睡了,林九就坐在火边发呆,没事往火里添些柴,怕火小了桃儿再着凉,只是自己却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阵阵的烦躁,抬头看看天空一轮大大的满月正映照在这里,此时外围的白色雾气又浓重了几分。



林九看桃儿和小白睡的安稳,就往火堆里多添了些柴火之后,起身往那破败院落的大门走去,他心里烦躁的更狠了,随手扒拉开门上的蛛网就走了进去,这前院有大殿,但是已经倒塌大半,两侧是些厢房,都被火熏的黑黑的,大殿后面是一面墙,上面有个拱门,林九朝后面走去。



身边只有脚下踩树叶的沙沙声,后院挺大一看这里曾经生活的人就不少,一眼看去有好几排房子,林九沿着小路一直往后走去,他越往后走就心里越是烦躁不安,但总有一股好奇的劲促使着他往更后面走去。



到了后院的尽头是围墙,只是这围墙也已倒塌大半,但是围墙后面还有一条石子小路,林九从倒塌的围墙上跨过去,沿着那石子小路朝林间深处走去。



可是一走就是快半个时辰,一直是小路在林间蜿蜒曲折,林九一想不对劲赶紧转身就往回走,可是一转身林九就傻了,身后哪有来时的路,石子小路往后一丈多就消失在了浓浓的白雾中,林九着急的跑了过去,可是不管怎么跑眼前总有一丈多的小路,然后就是浓浓的白雾,林九想糟了,这次估计是要交代到这了,他又试着喊了几声小白,但是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多远,林九像一个没头的苍蝇在这条小路上来回奔跑着。



大约过了有半个时辰,周围的雾气稍微淡了些,林九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亭子,就在那林子边上,沿着路就朝那林子慢慢走去,拐了个弯看见亭住后面还有个人影,离的远看不清楚,但是这会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到的亭子跟前林九并没有进去。



他看见亭子的正中正站着的是一个女孩,身穿紫色长袍,头发也是用一根紫色的发带绑着垂在身后,一直到腰间,只能看见一张侧脸,肤白如玉,大大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亭子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两手拿了一把精致的匕首在胸前,此女的容貌让林九一时竟看呆了。



他从汉国一路走来,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说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也不为过。林九心想难道是个女鬼,让自己困在这里是要取我的性命吗?林九如临大敌一般看着这女子,生怕她有什么害自己的动作,好随时准备跑。



那女孩可能是感觉到了身旁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就转过身来,看见了林九那紧张的样子,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好奇,先开口说了一句话,林九听了直吓的半死,那女孩竟然说了句“你看的见我?”



林九后背是一身冷汗,看来果真是个女鬼啊,人眼是看不到鬼神的,除非他们自己现身,这下可怕林九吓的够呛,那女孩一看林九的表情就笑了。“怎么?见鬼了?看把你吓的,真不像个男的”



林九一听就火了,说他什么也不能说他不是个男的,林九把胸一抬说“老子怎么就不是男的,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嘛?你是人是鬼”



“我是鬼啊,专门吃人的女鬼”那女孩子慢慢朝林九走过来。



“你……你……别过来啊,妈呀,鬼啊。”林九转身就沿路往回跑,可是怎么迈步都抬不起来腿,吓的大声的嚎叫着。



“切,我还以为是有多硬气呢”那女孩一跃就飘回到了亭中。



“你他妈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是鬼”那女孩有些不耐烦,只是眼睛一直盯着亭子外面,“我跟你说啊,你呆在那里别动,我今天晚上有天大的事情要办,没功夫吸你阳气,今天也算是你运气好”



“你还真是个鬼啊”



“废话”那女鬼说着就原地飘了起来,扭头看着林九,伸着长舌头,两个眼角流着血,脸色一瞬间变的刷白。“这下你满意了吧”



林九看了一眼,眼一翻白直接晕了过去。那女鬼哼了一声扭头又变回原来的样子看着亭外不再理他。



过了没一会林九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自己完好无缺,而那女鬼还在亭子里站着,就大着胆子慢慢的走了过去,林九站在那女鬼身边一看她又变回了样子,就觉得安心很多,正想开口说话,那女鬼伸手按住了他的嘴,嘘,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林九赶忙点了点头,随那女鬼的目光看向亭外,那女鬼的手确实是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冰凉的,站在亭里往外看,才发现亭子外一丈处,竟是个悬崖,那女鬼就一直看着悬崖那里,林九却看不到那里有什么。



“唉,又回去了,这家伙也太精明了”女鬼轻轻一跺脚



“什么?”



“什么什么,都怪你,肯定是你把它吓回去的,你身上有阳气,还这么重。”女鬼瞪了林九一眼生气的说。



“妈的,这也怪我?你总不能因为这个杀了我吧?”



“这主意不错,反正这会它不出来,就先杀了你,免的你再吓着它”



“喂喂喂,你刚还说不杀我呢”林九说着就要往后撤



那女鬼一下就闪到了他身后说“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你……”竟然气的说不出话了。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条花藤从亭子外面飞了进来,缠着林九的腰就把林九拉了出去,朝着悬崖飞去,“你敢。”那女鬼大喊一声飞身追了出来。



那悬崖其实也并不高,只是有十几丈,在山的半腰居然有一个平台,那条花藤拉着林九落在了台子上,托了他一下没让林九摔死,嗖的一下又带着林九闪进了山体上的一个小洞,洞口很小刚够一个人竖着进去的。



隐藏在一片杂草丛中,紧跟着的女鬼一闪身也跟了进去,那洞的同道也就两三丈深,出来之后就是一个偌大的山洞,洞顶有一个井口大的洞,月光从那里照下来,林九看到洞里到处是尸骨,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洞里满是难闻的尸臭味。



林九恶心的快要昏过去了,花藤缠着自己快速的把他拉向洞中的一朵花,林九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花,花瓣是完全展开的,血红色的花瓣铺开直径尽然有一丈多那么大,林九刚看清楚这朵花,就被花藤拉到了花中,花藤从身上松开飞了出去,那花瓣就嗖的一下合了起来,在合拢的一瞬间那女鬼也飞了进去,林九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花中间的几根细花蕊绑着手脚困在地上。



花中血红色的光芒一闪,慢慢的长出一颗人形大小的红色果实,只是这果实只有成人大小的模样,却没有五官和毛发,通体红色看着很是瘆人。



“小姑娘,你的胆子够大的啊,不怕冥王知道了降罪于你吗?”那红色果实闪了两下光,看来是这花在说话,只是声音却是粗狂的男声。



“哼,这个不劳你费心,等下我取了你的肉体,成就人身,自可逍遥于世间,哪里都可去得,冥界,我永远也不想回去。”女鬼盯着那果实,恨恨的说到。



“好大的口气,只怕你没这个本事,不如待我取了这小子的灵体,你再留下来做我的鬼妾可好,啊哈哈哈”笑声震的整个山洞都是颤抖的



“灵体?不可能,他一个凡人一点法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是灵体”



“小姑娘,你可曾听说过天生的灵体?”



“该死”女鬼看了林九一眼轻声愤恨说



“刚刚我发现你在那亭中时还在想你何时会下来,没想到这小子竟然送上门来,这等天材地宝我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杀了他”



“即便是天生灵体又如何,我一样取你性命”



“不错,今日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阴年阴月阴日,又恰逢月圆,阴气极重,物极必反,这确实是我最虚弱之时,也是你动手的最佳时机,但是现在有了这小子的灵体,我只要拖住你片刻,吞了他的魂魄占了他的身体,你觉得你还能跑的掉吗?”



“你就是夺舍也不可能马上适应。”



“不错,若是修行之人的灵体,我就是占了他的身体也得几日适应,但是你别忘了,这小子可不是修行中人,哈哈哈”



那女鬼突然拔出匕首,口中一念口诀把匕首祭在空中,匕首嗖的一下朝那人形果实飞了过去,只见那人形果实单手一挥,一个血红色的光罩套在了自己身上,匕首打在光罩上又飞了回去,女鬼右手一挥口中再次默念口诀,那匕首发出一道绿光斩在了那光罩上,一时僵持着砍不下去。



“至阴之体?哈哈哈,天送宝物啊,这小子是至阳灵体,你又是冥界天生之人,而且居然是至阴之体,女娃娃,我这次更是不能放过你了,待我夺了舍,收了你的元阴,再潜心修炼数十载,我看这世间谁还是我敌手。”说着红芒一闪,从花壁中飞出十几条花藤,朝着那女鬼就飞了过去。



女鬼一看这人形果实是要拼了元气大伤也要困着自己,当下就有些着急了,匕首的攻势也有所减慢,自己更是被花藤所围,眼看就要被困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