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十三章
“九哥,你冷吗?这里好冷啊”桃儿颤抖着说。

“感觉有点凉凉的,爷爷你冷吗?”



“是感觉有点冷,九儿你跟我来一下。”柳三说完就朝小溪走去,林九一直跟着柳三,也没问为什么。



柳三走到溪边把手里的拐杖插里水里又拿出来,对林九说“你领着桃儿站在这别动。”林九点了点头,两个小家伙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老头,然后就看着柳三托着拐杖,像刺出去的一把木剑一样慢慢的往前走,约莫走了一丈有余,刺啦一声沾湿的拐杖底端有半尺长瞬间就结成了冰,柳三把拐杖收回来,用手轻轻一拍那半尺长的冰就碎了一地,拐杖直接被冻透了,这拐杖用了好多年了,木材虽是不知名的木材,但也比一般的木材要结实许多,柳三转身看着两个目瞪口呆的小家伙说“现在谁也不准离开小九半步,出去就是直接变冰雕”



“为什么不能离开我半步啊?”

“唉,三言两语的跟你说不完,等咱们安全出去再说”柳三摆了摆手转过身又轻声的自言自语到“看来不光是抵挡的力道小了,连范围都变小了,当初刚发现的时候可是有十多丈呢!”柳三自己小声的嘟囔着“这里这么冷,这小畜生当初是怎么走到这的?”自言自语的扭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小白。



“爷爷,你在说什么呢?”林九听到柳三的小声嘟囔就好奇的问到。柳三想着问题好似没有听到林九说话。



林九怀里的小白此时也惊奇的看着林九,它刚才看到了柳三的举动也发现了柳三的用意,此时它可能也想起了外面的冷,只是此前一直想着让林九跟着进来,却忘了这里面的冷,现在想到了这些,对林九它也是惊讶不已。



“爷爷,你还是跟我说说吧。”林九拉着桃儿走到柳三身边央求到

“这里很是危险,若是再往里走,连你也感觉到冷的时候,咱们就走不下去了,不管是什么情况咱们都得马上退出去。”



“好的,知道了爷爷”

此后三人又走了好久,柳三累的都记不清时间了,桃儿的脚上都磨出了水泡,就在干粮都要吃完的时候,林九怀里的小白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林九马上就感觉到小白的不对,停下了脚步低头问到“小白你怎么了”



林九看见小白瘦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林九赶忙抬头看去,耳边也响起了桃儿的叫喊声“九哥你快看。”



前方黑暗中透过火把的亮光隐约看到一个镶嵌在石壁上的大门,三人一愣赶忙走过去,到了门前丈许,柳三一摆手三人停下了脚步,柳三怕这门前有机关,到了这门前才发现这大门真的是大,三人抬头也只看到了中间的部分,上面黑暗中还不知道有多高,火把能照的范围有限,三人横着又走了二十几丈居然才看见了门中线,这大门从一侧门边到中线居然有二十几丈,林九三个人都面面相觑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都是带着震惊,他们三个整天不出村的人什么时候能看见过这么大的门。



林九举着火把慢慢的靠近大门,想看看这门是什么东西做的,乌黑的大门给人感觉冷冰冰的,桃儿指了指大门说“九哥,你说这么大的门是怎么做成的呢?”



林九看了看桃儿没说话,然后摸了摸怀里的白狐狸说“小白,这门后是什么?你进去过吗?”



小白看了看林九,又看了看眼前的大门,伸出一只爪子朝另外那半扇大门轻轻的一指,点了点头,林九看向那黑暗中的另外半扇门,然后招呼着柳三和桃儿一块往那边慢慢走去,又走了二十几丈,一直都没发现什么异常,到了门边才发现是原来靠墙立着的一根门柱倒塌了一小截,想这门都是如此的巨大,那根底部倒了一小截的门柱,露出的缝隙就像是开了一小门,黑乎乎的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时时有一阵阵冷风从里面吹出来,林九把火把伸到里面看了看,只是照出去尺许,都看不清楚这门有多厚,这缝隙大约有两丈高,宽有三尺,过人很是容易,林九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柳三



“这似乎是山体的地震,导致这门柱倒塌的,小白肯定进去过,只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危险”柳三想了想说



“小白你进去过吗?”林九又低头问小白

小白看着那缝隙点了点头,又用爪子指了指,意思是让他们进去。



林九看着柳三说“小白当初肯定是无意间发现了这里,不过小白能进去又安全的出来,说明这里面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反正咱们都走到这了要不就进去看看吧?”

柳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林九打着火把第一个进了去,桃儿和柳三赶忙跟了进去,不敢离林九太远。



这缝隙并不是很深,大约只走了一丈左右就到了尽头,在火把的照耀下只看见身边什么都没有,远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是脚下不在是山石,而是大块的平整石板,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青色的光,这里究竟有多大不得而知,身后就是石壁和那扇大门,突然小白从林九的怀里跳了下来,往前跑去,小白已经没什么体力跑的不是很快,但可以看出来它是用尽了全力的



“小白”林九只来得急喊了一声,就看不见了小白的身影。三个站在原地也不敢乱动,“爷爷怎么办?”



柳三也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身处陌生的环境,尤其是如此诡异的地方,在小山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有这么个地方,这么多年也没人来过这里,这么大的一扇门自不是人力所能够建的,不用想就光外面的这份寒冷,就不是人所能承受的,若不是跟着林九根本就走不到这里,若不是小白一直强烈要求着要带他们来这里,他们也不会来到这陌生的地方。



就在柳三还在思考怎么办的时候,洞的深处亮起了一点亮光,在这漆黑的洞里,那一点亮光马上就让他们三人发现,那一点像黑夜里天空中的星星一样的亮光,闪了两下之后就变得越来越亮,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上升高。



越来越高,亮光变的像一个盘子大小的时候,也升到了需要三个人抬头去看的高度,淡白色的光芒看着一点也不耀眼,等升到不动的时候,咔嚓一声传来,像是一件东西镶嵌在凹槽里的声音。



那圆盘大的亮光像是挂在天上的月亮一样,跟着以那亮光为中心,荡起一圈肉眼可见的光幕水纹,晃动着往外扩散而去,所到之处亮起一颗颗拳头大小的亮光,整个洞顶就像是耀眼的星空,光圈荡漾出去百丈大小有余,整个山洞都亮了起来,三个人惊讶的嘴都长的老大,这辈子哪见过这么大的山洞,即使洞顶有光也要很用力才能看见洞顶,从脚下往前直直的看出去,也是快一百丈的距离才看到仅仅所能看见的边缘。



后面还是看不清楚的黑暗,整个诺大的空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二十几丈远的地上有一个整齐的两尺见方小石台,大约有一尺高,上面是一个黑乎乎的奇形架子,台子的一角放着一个小铜碗。



小白就趴在台子下面,一动也不动,嘴角还挂着点乳白色的液体,小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看着林九和柳三他们。



即便是没见过世面,这爷俩也清楚小白吃的肯定是不一般的东西,因为这么短时间再看小白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虽然还是趴着不动,但是从眼神中已经看不出那种快死的疲惫感了。



林九拉着柳三和桃儿慢慢的朝小白走去,只是走了十丈有余,在中间走着的林九突然两手一空,林九站在原地诧异的扭头看着身后的两人,两人落后林九一步,正用手在身前凌空的摸着什么。



“爷爷怎么了?”林九急忙问到。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桃儿往前走不动,这里好像有一堵看不见的墙”

“墙?没有啊。”林九转身往回走了一步,又站在两人身边,林九要拉起两人的手继续往前走。



柳三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别动,自己往前走了一步就迈不动脚步,就又一步退回来,然后让桃儿也往前走了一步,也是一样的情形,接着是林九,但是林九往前一下走了三步都毫无阻碍,林九转身看着他们两人,自己也是一脸的惊讶,这下三个人都懵了,这是为何。



林九一下子就跑到了柳三身边,“爷爷,为什么你跟桃儿过不去,而我却能走过去呢?”

柳三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空荡荡的山洞内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谁,谁在说话,你是谁?你认得我?是你让小白带我来的?”林九抬头看着洞顶的一片片白光大声喊道



远处石台下的小白被这声音一惊也站了起来,然后又像人一样慢慢的跪拜下去,只是那三人还在震惊于这一句人言,并没有看到小白此时奇怪的动作罢了。



短暂沉静之后那声音又响起“小白?那个小狐狸?你这名字请的还挺贴切,不错我认得你,认得你身后那个老头,十多年前正是他带着你来到这银龙山附近的。”



“你到底是谁?你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这么早就被那小狐狸带来了这里,还让那小狐狸受这么重的伤”



林九看了看远处还跪在地上的小白就有问到“小白是你养的吗?”



“这到不是,它是误打误撞到这里的,我跟它只是做了一笔交易而已”

“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的人?”说了一会话,林九慢慢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你来早了,你要是再晚来些时候我到是可以现身见你,我刚问你呢,你怎么这么早就被这小狐狸领来了这里,若是它受伤,它自己便可寻来此地疗伤即可。”



“我为何要告诉你,告诉你可有好处?”

“啊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好生有趣,好处?你想要什么好处?”



林九转身走到柳三身边,慢慢的拉着柳三的手,毕竟还是年幼,被一个陌生的人嘲笑,还是有些抹不开面子。



柳三缓了缓神,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他也不敢乱言,此时他看了看周围,又看见还跪拜在地上的小白,收回眼神后轻声叹口声说到“此处有一避世的小山村,前几日被外面来的一群人杀戮了干净,我们爷孙三人幸得那白狐拼命保护得以逃生到此,本无意冲撞此地,只是那白狐一直指引我们来此,我那孙儿又放心不下这小狐仙,只得陪同到此,若是叨扰到你,还请恕罪。”



“爷爷”林九拉了下柳三的手,柳三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

“拼命保护?此处偏僻想必不会遇见什么高手,凭那白毛畜生的能耐就是遇见后期小辈也能保你们脱难,何已拼命?”那人说话的同时,从上空飞下来一束白光把小白围了起来,小白面露痛苦,却是一动不动,眨眼的功夫白光就消失了,跟着就传来那人震怒的声音“怎么假丹没了?谁干的?”小白趴在地上一直颤抖着,眼角流出了眼泪,林九三人站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了一小会那低沉的声音又响起“小子,你说怎么回事?小白的假丹怎么没有了,若是遇见修行中人打散的,它就是拼了十条命也救不了你们。”



林九想了想把怎么遇见小白,小白如何救治王猎户,如何被人围困之下小白为带他们脱困咬碎假丹之事跟那人说了一遍,只是不甚详细罢了



“看来这小畜生还挺有情有义,只是这假丹不真但也成丹不易,我跟它认识快百年也不曾见它这般对我,它跟你才认识这点时间就自碎假丹,真是奇怪,喂,那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林九一听这人说跟小白都已认识上百年,莫非这不见人的言语是从一个鬼的嘴里说出来的?越想越怕就颤抖着声音说“我叫林九,不知道老爷爷你贵姓啊?”



“老爷爷?你又没见过我,怎知我是老头啊?”

“你刚才自己说的啊,跟小白认识约百年,那即便是你小时候认识的小白到现在也快百岁了吧?”



“呵,你这小儿是挺聪明的,不过老夫却不止百岁,至于到底多少岁老夫也记不清了,也不想告诉你,说出来怕吓着你,你叫我爷爷也是不亏,怕是祖宗也叫得。”



“老爷爷,那小白的病能好吗?”

“它那可不是病,虽然它刚又喝了点我留下来的灵汁,但毕竟只是暂缓它的衰退,不多时以后就会死去,没了假丹就等于没了性命。”



林九一听吓的赶紧跑到小白身边,把小白抱了起来,小白已经变的很是瘦弱了,林九刚抱起小白,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小九”



林九赶忙回头却是看见柳三和桃儿已经变成了两个冰人,原来此地温度太低,一直都是林九在他们身边才没出意外,刚才林九担心小白的安危,离开了两人身边,这二人又被无形的屏障挡在外面,柳三你来得及喊了林九一声就被冻成了冰人。



林九又跑到柳三二人身前,任他怎么拍打那冰都结实的很,林九一直喊着爷爷一直敲打着冰块,急得哇哇大哭。



“林小子别哭了,把你食指划破,用你的血在他们身前一尺处的地方,画上一条血线,画大约两尺长,这外阵在你血画过的地方就会没用,你就可以把他们两个带进来,再迟寒气进入血脉就是收尸了”



林九听完想都没想,就从怀里抽出了匕首对着自己的右手就是一下,然后在地上画了一道血线,然后起身就去抱柳三的身体,等一大一小两个冰块抱进来之后,林九赶忙问到“老爷爷,现在我该怎么办?那个木棍把冰打碎吗?”



“哼,说的轻巧,你打碎了冰,也会伤到他们,你去小白面前的石台那,那台子上有个架子,把架子移开,底座下面是一个小洞,那里面有一颗鸡蛋大的石头,你把它拿出来,我就可以不受这外阵困压,暂时用分身相见,也可救它们脱困。”



林九一听想都没想就跑到石台子边上,把那个架子推到一边,只是刚把手伸到那小洞口的时候,他停了一下,心想这老头好似一直被这阵法所困,若我照他所说放他出来,惹了祸事怎办?可是爷爷和桃儿被冻成了冰人,又是不得不救,林九犹豫不决之下看了看小白,小白此时可能也猜出了林九心中所想,轻轻的对他点了点头,林九相信小白不会骗他,就把手伸进了洞里,小洞不深没到林九的肘部他就摸到了那颗石头,只是手指触碰到的时候,猛的一冷让他浑身打了个冷颤情不自禁的说到“好冷啊”



“小子,那是地阴石,普通人别说碰了,走进它百丈范围就是直接变成冰块,灵气不能外放的练气弟子也得冻成重伤,你跟那白毛畜生都是灵体,自是不怕这东西,好了别犹豫了,赶紧把它拿出来,再晚一会你那爷爷就可以就地埋葬了。”



林九一听也不多想了,抓紧那块石头就往外拿,只是没想到那小小一颗石头却好似有几十斤重一样,林九缓了一下站在台子上,弯腰使劲往上提,到了洞口处已是累的大汗淋漓,林九大喊一声把那石头拿了出来,赶紧一偏放到了台子上,一屁股坐在台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洞顶全部亮光的石头闪了一下,慢慢的变暗了一分,咔嚓一声地上的一块地板裂开了一道缝,紧接着咔嚓咔嚓几声传来,那块离台子不远裂了一道缝的地板一下子全碎了,掉下去以后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黑乎乎的往外冒着寒气,嗖的一下从洞里闪上来一道白光落在了林九面前,是一个身穿红袍的中年人,双眼闪着亮光看起来摄人心魄,那穿红袍的中年人看了林九一眼仰头大笑到“哈哈……哈哈……三千年了……三千年了……哈哈……老夫总算是第一个活着回到外阵的人,不枉我长眠保存实力,跟老夫斗,哼”红袍中年人说完转头看了看已经吓傻的林九。



微微一笑说“哦,对了,还得救你爷爷”接着只见那中年人对柳三和桃儿遥空一指,两人身上的冰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二人身上没了冰就没了支撑,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林九赶忙跑过去,此刻是再也不敢远离他二人了,林九急忙想给二人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发现连随身带的行囊都已湿透,柳三闭目不醒,脸色苍白,桃儿却是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九哥,好冷啊,我身上的衣服怎么湿了啊”

林九还未开口解释,那边站着的红袍中年人又抬手一指,在三人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堆火,桃儿赶紧的伸手去烤火,林九把柳三抱着往火堆前挪了点距离。冲那中年人点了点头。



桃儿顺着林九的目光看去“咦,这位大叔怎么在这里,刚才一直是你在说话吗?”

那红袍中年人可能此时心情很好,对桃儿叫他大叔也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到“怎么?除了我还有别人跟你说话吗?”



林九赶忙拉了桃儿一下说“不可对老爷爷无礼,快喊爷爷。”

“爷爷?可是这大叔明明看着还很年轻嘛,头发都没白”



林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眼见这个陌生人很有可能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若不是显露出来的手段是林九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的,他就以为这人是脑子坏掉了,遥指解冰,凭空生火,林九今天所见已让他这个从小在山村长大的土包子吃惊不已了。



此时柳三也慢慢的醒了过来,挣扎着起身对着红袍中年人一拜说“多谢老神仙救命。”

那中年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