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修真小说 > 翻仙劫 > 第八章
“韦六山你是看自己没死是吧”贾管家厉声喊道



“这是你们的事,我们不参与,我也不会让兄弟们参与跟你们干这伤天害理之事”韦六山咬牙说到



“不必了,陆某虽然这几日赶路时为保贾府众人安危略有耗费心神和体力但对付两个手无寸铁之人还是不需要人帮忙的”说完就伸手要抓柳老汉身后的林玉静,陆展英自是没把这年迈老汉放在眼里。



柳老汉情急之下顺势打出一记手刀,陆展英大意之下,被手刀斩在肩头,一个踉跄就往后退了几步,陆展英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位老者,没想到此人还会功夫,虽然这一记手刀不含有一丝内力,但是招式凌厉,若是老汉内力高深,这一刀已让自己肩头骨碎裂开来。



“藏的够深啊,老家伙”陆展英一时吃不准这老汉武功高低,而自己现在内力还没完全恢复,又一起赶了几天的路,前后照应,体力也是不如之前



柳老汉心里则是暗暗发苦,自己一身内力尽失,留下的只有招式,而身子骨受伤之后也是大不如以前,在他陆展英没防备之下可以击中他一次,现在他已有所防备,自己别说和他过几招了,怕是对方一招就要了自己的老命了。



陆展英长剑不在身边,便慢慢的抽出藏于靴筒内的匕首,锋利的刀芒映射出的寒光让人觉得发冷,这绝对是一把世间名剑,柳老汉一看毫不犹豫的转身推了林玉静一把大声喊道“往洞里跑,别回头。”



众人还不曾反映过来,林玉静就被推出去好几步远,这一推是用了全力的,林玉静一个踉跄没站稳倒在地上滚了几圈,消失在火光照不见的黑暗里,那边贾管家刚把贾姑娘放在地上要起身去追林玉静,这边匕首已到柳老汉身前,柳老汉正好转身,匕首自上而下的从柳老汉肚子上划过,电光火石之间这一切都是同时发生。



嘶的一声柳老汉外面穿的棉衣被从中划开,露出里面的贴身衣物,破旧的内袍贴身而穿,衣物破旧到处是缝补的补丁,而胸前有一大块似布非布,似皮非皮的补丁,挡住了这凌厉的一刀,柳老汉早已吓的魂都快没了,以为这下要被开膛破肚了,只是没想到这一个补丁救了自己一命,此补丁所用东西是从何处而来?那就要说到当初他带林玉静开始逃亡之前从那盒子里匆忙拿走的油布包裹说来。



当日二人匆忙逃离之后,寻了一安全地方休息,柳老汉便把那用布垫着手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油布包裹,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页书,此书页并不是用纸张丝布而写,也不是什么羊皮牛皮之类的,所用材料生平从未见过,只是柔软如皮革,上书密密麻麻各种小字,但是却是自己此生从未见过的文字,前后两面都有,只是这一页边缘并不整齐,像是被人从某一本书上撕下来的样子,虽然边侧不齐,倒也没有伤到上面的字迹。



柳老汉先是试过这东西有多结实,发现用刀子使劲拉也不留一丝痕迹,柳老汉就开始研究这书页上的文字,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肯定也就无从研究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但是能被那么贵重的盒子装着,又藏于死去兵士的怀里贴身而藏,肯定不会是凡物,柳老汉就开始天天看那残页,逃难时遇见些读书人,柳老汉就拿着一小巴掌大的羊皮,把残卷里挑出来的单独字样让这些读书人去看,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竟没有人能看出来这是哪里用的字符,慢慢的柳老汉就想不起来这残页了,后来林玉静给柳老汉洗衣服时发现前襟有个很大的洞,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布料,柳老汉没办法就把藏在身上的残页让林玉静当布料把那窟窿补上,这在平时用刀砍用剑滑的东西,此时却是坚韧无比,柳老汉当时也用各种方法试探过,据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用针却能刺过去,所以就这么被缝在胸前,当做了一块补丁,而柳老汉自己也都忘了这回事了。.



今天让他躲过一次开膛破肚,吓的他是两腿直哆嗦,就在此时那缝于内袍上的残页在挡过一刀后发出点点绿光,像夏天飞舞在空中的萤火虫一样围绕着柳老汉慢慢飞舞,慢慢的越来越多,其中有一小部分飞进了柳老汉的身体内,但是柳老汉却没有什么异样,剩下大部分却是慢慢的汇集在一起,在柳老汉的身前汇集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绿色屏障,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当最后一点绿光容进屏障之后,绿光大涨,映着整个洞内都是绿油油的,像是身处在一个绿色的宝石之内。



亮光照的连躲到洞内深处,坐在岔洞前的林玉静都看的清清楚楚,这四四方方的屏障大约有两尺见方,慢慢的朝柳老汉身前飞去,飞到离陆展英身前一尺有余,陆展英吃惊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一动也不敢动,突然屏障闪了一下就撞在了陆展英身上。



陆展英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洞内山体上,掉在地上之后连动都没动一下,不知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而那块绿色的光壁瞬间收缩成了残页的样子,嗖的一声回到了柳老汉的胸前,飞回来的撞击力相对小了很多,但还是把柳老汉也击飞了出去,由于柳老汉刚才转身推了下林玉静,所以光壁把他也朝着林玉静的方向击飞过去。



瞬间洞内就没了绿光,周围的一切都暗了下来,火堆照不到岔洞口前,自然是看不到柳老汉怎么样了,贾管家这时也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对着火堆旁的几个贾府下人喊道“还不赶紧去追?”



几人刚刚才见识了那绿色屏障的厉害,自认没有人能有陆展英那样的身手,各个互相看了两眼都没敢动身,贾管家生气的骂道“一群贪生怕死的狗奴才,还愣着干嘛赶紧去追,追不回来你们都得死”



几人一听吓的赶紧起身,随手拿起身边的火把点燃之后往洞里追去,但是到了岔洞口跟前几人楞那了,眼前空空的一人都没有,只有三个岔洞口,可往哪个追呢?最后几人低声商量了一下分头进了三个岔洞,往里追去。



这边林玉静和柳老汉早已逃至洞内深处,刚才趁着洞中一下子黑暗,柳老汉赶忙起身,扶起坐在地上的林玉静随便找了个洞就赶紧往里跑,路上遇见岔洞也是闷着头习惯性的往右走,因为她在林玉静的右手边扶着她,刚开始还能隐约听到后面有人,转了几次岔洞之后就一点动静都没了。



“哎哟,哎哟,你慢点走,我肚子疼的很”林玉静小声的埋怨到,喘着粗气。



“忘了,忘了,你肚子大走不快,不过......咦,真是奇怪啊”柳老汉让林玉静站好,自己转了两圈,低头看看胸前,小声的自言自语到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

“你没发现我刚转了两圈,脚步有什么不一样吗?”



“比以前腿脚利索了,对呀,我说刚才怎么走的那么快”



刚才一直忙于逃路,这一会相对安全下来,柳老汉细心观察自己,终于发现了不同,自己浑身有劲,像是又年轻了几岁,身上受伤之后的旧疾竟然全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了,就像是从来没受过伤一样,虽然没了武功内力,但是身体却是很有劲,柳老汉伸手抚摸着自己胸前的那块像是书卷残页的东西,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静。



自己这是得到宝贝了啊,这么长时间都没研究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怎么用,此次的意外横祸竟让自己得了这么个厉害的宝贝,越想心里是越高兴



“柳老叔,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这退又退不得,往前也是不知道走哪去”



“退肯定是不能退的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好在咱们一直都是只背干粮没背别的,这身上带的吃的,咱们省着点,还能吃些时间,这洞内有风肯定有出路,咱们慢慢找就是了。”



“可这黑乎乎的洞穴,伸手不见五指咱们怎么走啊”

“没事别怕,咱们一直靠墙走就是了,再遇见岔洞了,就先往右走,然后再在洞口做上标记,这样哪条洞不通了,咱们再换回来走别的”



“那要是一直找不到出去的路呢?”

“不会的,咱们总不能一直运气不好吧”柳老汉笑着宽慰林玉静



此后两人也分不清楚白天黑夜,就在这黑暗里一直往前走着,途中倒也运气好,没有遇见死胡同的岔洞,



饿就吃带着的干粮,有时会遇见潮湿的洞壁往下流水,就接了些带在身上,那水喝着冰的嘴都疼,但是奇怪却不结冰,两人走了有大概三四天的时间,这一日正走之时,林玉静突然感觉肚子里的孩子在动,而且肚子疼的厉害,浑身是汗路都走不动了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柳大叔走不动了,疼的厉害,是不是要生了,这小子也真不挑时候”



“这可怎么办,我这大老爷们可不会接生啊”柳老汉扶着林玉静靠墙慢慢坐下



“啊......疼死我了......娘啊,好疼啊,啊.......”

柳老汉看着半躺在地上的林玉静,洞内太黑,也看不太清楚她的样子,只是痛彻心扉的叫喊,响彻洞内,还带着回声,柳老汉到也不怕她把人招来,因为这几天一次也没听到身后有人在追,肯定是找不到他们两个了



“怎么办?柳大叔我感觉他要出来了,啊.......疼的很啊.......相公,志远,好疼啊”林玉静喊着喊着都有点疼的神志不清了



柳老汉赶忙上前蹲在身边用手扶了扶林玉静,还没想问怎么样,林玉静一把就抓住了柳老汉的胳膊,用力的抓着,柳老汉着急的不知道怎么帮忙,就任由她使劲抓着

林玉静可能感觉到身边有了依靠,也不怎么喊了,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就在此时,从头顶的洞壁上飘下来一片雪花,亮着白光,在这漆黑的洞里显得格外耀眼,两个人突然被这异象吓的楞了神,林玉静都楞的忘了喊疼,那片发着光的雪花,慢慢的落到了林玉静的肚子上,就消失不见了,只是形状看这像雪花,其实还是一小片光,两人还没楞过来神,头顶上的洞体内又飘落下来两片,慢慢三片,四片,五片,越来越多,就像慢慢下大的雪景,但是这些像雪花的白光却只落在林玉静的身上,确切的说是只落在她的肚子上。两人看着都呆了。



此时异象又生,头顶飘出白光的地方,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就像水中旋涡一样,慢慢的一圈一圈越来越大,而白光还在往下飘,林玉静想站起来,但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柳老汉也想站起来,但自己就像被定身一样,一点都动弹不得,当白色旋涡转到一丈见方的时候,整个周围几十丈见方都被照亮了,如同白昼一样,两人虽然几天不曾见过光亮,但是这光却不曾让二人感觉到耀眼。



柳老汉想说话,但是发现嘴都已经动不了了,就这样半柱香过后,从那旋涡中心掉落出一个白色的圆球,这个圆球有鸡蛋大小,纯白无暇,等慢慢的落到林玉静肚子上方的一尺的距离时停了下来,圆球静止不动但是纯白色的光像水纹一样在球表面慢慢流动,那小球中间有一丝黑色,在白色的外表下显得格外的突出,那一丝黑色只有拇指的指甲盖长短,细如发丝,静静的一动也不动。



此时又出头顶的漩涡中间飞出一样东西,是一条大约两尺上的龙,二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虽然没见过真正的龙长什么样,但是画上的到也都见过,此龙像在游水一样,慢慢的飞到了那个白色圆珠前面,开始围着那白色圆球缓慢飞翔,此龙通体白色,跟那圆珠是一个颜色,小白龙小心翼翼的接近白色圆珠,在转了几圈之后,就停在了圆珠前,一动也不动。



突然那条小龙张开了嘴,那圆珠缓慢到飞到小龙口中,之后小龙接下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林玉静的肚子里,林玉静此时已经被吓的都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看着那条小龙飞进自己的肚子里,头顶的漩涡还在转着,林玉静的肚子在肉眼可见之下慢慢的变的更大,突然隔着衣服,伸出一条小孩的胳膊,洁白如玉,慢慢的另一只胳膊和头也伸了出来,片刻这个婴孩竟隔着衣服全都钻了出来,慢慢的飘向空中,就像出体的魂魄,一直飘在林玉静的肚子上方一尺处。



慢慢的从几乎透明化的魂体状态渐渐的变成有血有肉的实体,婴孩手脚都在乱动,大约一炷香之后,婴孩突然睁开了双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很大也很有劲,婴儿慢慢的落入林玉静的怀中,而林玉静的肚子也像泄了气的气球,变小很多。



此时周围的白光慢慢消失,头顶的漩涡也慢慢的消失去空中,林玉静怀中的婴孩还在不断的大声哭着,林玉静和柳老汉也都恢复了行动,林玉静赶紧把孩子抱好,低头看着刚从肚子里出来的婴孩,虽然他还在哭,但是林玉静却是满脸的笑容,孩子眉宇间像极了自己相公秦志远



柳老汉被这一幕惊的已是合不上嘴,看着半躺在地上的林玉静,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而林玉静则是满脸的慈爱,眼神中就只有怀里的孩子,她已经顾不得这孩子是如此奇怪的出生,她想坐直一些,却发现自己已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自己感觉很累,就想睡一觉。



“柳老叔,你扶下我好吗,我想坐直些好喂他吃些奶shui”林玉静初为人母已是顾不得羞



柳老汉赶忙伸手去扶,手刚碰到林玉静的胳膊就缩了回来“你身体怎么如此冰凉”他的手刚碰的是棉衣,已是冰手,那么可想而知,她的身体肯定也是冰凉



“啊?有吗?我没感觉到凉啊,你看他又闭着眼睛睡着了”林玉静还是一直看着孩子,但是说话的声音却是很微弱了,若不是周围环境安静,柳老汉都不知道她在说话



“柳大叔,老爷说以后秦家人要隐姓埋名,那这孩子该姓什么叫什么啊?”



“玉静,这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说了算啊”

“那要不就让他跟我姓林吧?想来老爷也不会不同意”林玉静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跟娘的姓也行啊,名字吗就是称呼而已”

“孩子,你以后就姓林了,好吗?跟娘一个姓,多好,咱娘俩一个姓”林玉静低头对着还在睡的婴孩小声说“对了,你的乳名你爹早就给你起好了,他说希望咱们一家长长久久,给你起的乳名就叫九儿,九儿好听吧?多好听了,你爹还没来得及给你起大名呢”



林玉静突然不说话了,空气中充满了安静,“哇......”一声啼哭充满了洞中



“玉静?玉静?”柳老汉晃了晃闭上眼的林玉静没动静

“玉静?玉静你醒醒,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孩子不能没有娘啊”柳老汉颤抖着手一探鼻息瞬间就哭喊起来,这段日子的逃亡,两人相依为命,林玉静这姑娘又很是懂事,柳老汉早已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看待,此刻林玉静突然撒下她走了,他怎能不激动,不伤心,怀里的孩子可能也感觉到自己最亲近的人走了,哭的更大声,更伤心了,一老一少哭成一团。



柳老汉慢慢起身,把还在林玉静怀中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林玉静还是保持这靠墙的姿势就像睡着一样,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柳老汉从身上脱下外面的袍子把林九慢慢的包好,此地寒冷,怕冻着了他,把林九包好之后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又上前把林玉静平放在地上。



“玉静,此地寒冷,你尸身定是长年不腐,我从这里往下走,必会详细的做好标记,望你在天之灵能保佑我和九儿能平安的走出去,我柳三在此发誓,有生之年定要将你的孩子抚养成人,待他成年之后我会让他来此祭拜你,你安息吧”



柳老汉说完抱起地上的林九背好干粮开始继续往前走,此后再遇见岔洞口,柳老汉都会留下很深的标记,以防将来找不到,林九还小吃不得干粮,柳老汉就把干粮用水泡成糊状来慢慢喂他,看着怀里的孩子眉目清秀,柳老汉也很是欣慰,走了约有半月。



此地暗无天日柳老汉也是记个大概时间,已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岔洞,柳老汉的鞋子都已经磨破,脚上的泡起了烂,烂了好,为了能早日走出去,柳老汉已是顾不得这些细节,经过残卷的绿光入体,他现在身体健硕,这些时日他也一直在思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残卷早已从衣服上拆了下来,这等宝贝的东西怎能再接着当补丁用,被他细心的收在怀中贴身而藏,只是这些时日怎么研究都没再发现什么新的东西,不管再怎么折腾也没了当初那日的景象,也撕过,摔过,用刀划过,狠心用火也烧过,都毫无反应,让柳老汉纳闷的一头雾水,最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折腾了,就用一块绸布包好收在了怀里



这一日刚在一个岔洞口做好标记,进洞之后一个急转弯,柳老汉没注意脚滑了一下,没想到转弯之后是一个下坡,柳老汉抱着林九从坡上滑了下来,好在这个坡不陡,也不长,划到底之后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洞穴,因为这里已不是漆黑一片,在洞的正上方是一个发着柔和白光的巨大石头,而正前方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柔和的白光从那里,透出去在洞口外面投出了影子,此刻外面正是黑夜,还能看到点点星光,柳老汉刚要站起来,惊的一个踉跄又坐到了地上,终于走出来了,太不容易了。



柳老汉抱着林九站在洞口看着外面的风景,此刻虽是黑夜,但是天空中的星光和月光,照的眼前这个山谷格外清晰,“出来了,终于出来了,玉静我就知道你会保佑你的孩子的”柳老汉激动的说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