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其他小说 > 逍遥小员外傅小官董书兰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故乡
当年枯蝉离开长今城去了孔雀国。

这件事在随后的官府奏折中曾有过上报。

而枯蝉在孔雀国干出的那番轰轰烈烈的事,天机阁的谍子也有回报。

当然,枯蝉的亲生母亲是曾经虞朝的长公主虞书容这件事并未曾对外公开,但大夏庙堂之上的许多人也都知道。

虞书容被天机阁擒获了回来,那时候的大夏皇帝傅小官赐给了她三尺白绫,最后却又将她葬在了金陵的皇陵之中。

而今大夏和周边各国都有了商业往来,唯独没有和枯蝉所建立的大樊国建交,其中有交通不太便利的原因,当然也有枯蝉这一敏感身份的原因。

对于枯蝉,燕熙文等人其实是陌生的。

他们和枯蝉之间在此前并没有什么交往,甚至和枯蝉连面都未曾见过。

但天机阁的阁主计云归曾经让天机阁的谍子画了一份枯蝉的画像——

那时候计云归是有着对大樊国动武的心思的,原因很简单,正是因为枯蝉是虞书容的儿子!

在计云归看来,枯蝉一统孔雀国而建立大樊国,在未来极有可能成为大夏的敌人,既然如此,莫如早些将这一威胁扼杀于摇篮之中。

只是傅小官否定了他的这一提议,傅小官依旧认为枯蝉是曾经的那个心怀慈悲的小和尚。

燕熙文等人见过枯蝉的画像,那画像里的枯蝉已经不是和尚的模样。

他和现在差不多。

他留起了一头乌黑的长发,他没有穿僧衣,更没有握着那把锡杖,他和普通人已没有两样。

樊天宁从长今城去了大樊国,给中书省的呈报是去看看大樊国而今的模样,却没有料到他居然带回了大樊国的国王!

“请坐!”

燕熙文起身,向樊天宁和枯蝉伸手一引,他的视线落在了樊天宁的脸上,笑道:“樊兄一路辛苦!”

樊天宁拱了拱手,“要说起来,这路还真难走,坐吧。”

他带着枯蝉坐在桌前,看向了枯蝉,逐一的介绍了过去,又对燕熙文等人说道:

“曾经的枯蝉留在了敕勒川的那片大草原上,现在的他,是大樊国的国君,名叫樊禅。”

“正如太上皇昔日所言,这名字就是个代号,过去的那些事已经过去,这一次樊禅是带着和平与友谊而来。”

樊天宁如此一说,燕熙文等人顿时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如此看来樊天宁去大樊国的目的是实现了,这当然是一件极大的好事,这便意味着在整个亚洲大陆的所有国家,都成为了大夏的盟友。

“大樊国皇帝陛下,”

交浅言深,燕熙文自然得以国事来对待樊禅前来大夏的这个问题。

“曾经太上皇尚在国内的时候便多有说起你的故事,在太上皇看来,你是他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

“我们欢迎你的到来,明日我便吩咐鸿胪寺设宴以款待,今日嘛……”

燕熙文看向了樊天宁摇了摇头,笑道:“樊兄当真没有讲你来到了长安这件事,所以我就只准备了一顿火锅,有些简单,却是家宴。”

枯蝉嘴角微微一翘,来到长安已经两天了。

这两天里樊天宁带着他去见识了什么叫做盛世繁华!

他们用了两天的时间走过了长安城的小部分大街小巷,他看见的是琳琅满目的商品,看见的是喜笑颜开的百姓。

他没有看见一个乞丐,甚至他没有看见有一人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裳!

他的内心早已震撼,这才知道樊天宁在大樊国的时候向他说的大夏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在亲眼见证之后,他才明白无论他多么励精图治,大樊国也永远难以跟上大夏的脚步。

离开大夏转眼五六年,虽然大夏的变化不至于如沧海桑田那般夸张,但呈现在枯蝉眼里的,却都是陌生的一片。

这便是傅小官的伟大功绩!

他带领着大夏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而今,这条道路已变成了坦途。

之后,若是他远征欧洲成功,大夏更是将迎来飞跃般的发展。

到那时候,大樊国距离大夏之遥……只怕连大夏的影子也看不见。

枯蝉的内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本只想回来看看,毕竟这里曾经也是他的故乡。

他本没想过要和大夏的官员去接触,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知道若不是来大夏走了这一趟,他永远就是那一只井底之蛙。

“多谢燕兄款待!”

枯蝉拱了拱手,又道:“我……我依旧是曾经的那个枯蝉,虽然蓄起了长发,但我的那颗佛心并未曾改变。”

“我的锡杖依旧在,我的袈裟也依旧在,甚至我头上的戒疤也还在。”

“此行大夏,我有一种游子归来之感……这里毕竟是我真正的故乡。”

枯蝉将自己的身段放得极低,表现出了他曾经所拥有的那种谦和。

“我这是回家了。”

枯蝉看了看众人,又笑道:“而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我的亲人!”

秦墨文一听,立马鼓掌,大声叫好道:“枯蝉果然是性情中人!太上皇曾经说这天下谁能成佛?唯有枯蝉!”

“你解救了大樊国的那些穷苦百姓,这是你的大慈悲之心!”

“而今你再回故国,这是你赤子之心!”

“我们欢迎你回来,只是这火锅是荤……你现在吃荤还是吃素?”

秦墨文这一问,问的枯蝉笑了起来。

“太上皇曾经也对我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所以我现在荤素不忌!”

“好好好,熙文,可上菜,我等当和枯蝉老弟好生喝上几杯!”

这一刻,枯蝉心中的郁结似乎被打开了,他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气氛,还有那种久违的平等的友谊。

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和傅小官在武朝初见的那时候。

于是,他放下了拘束,端起了酒杯。

几杯酒下肚,他愈发觉得曾经的自己回来了。

他没有了在大樊国的那种孤独,也没有了在大樊国的那种力不从心的疲倦。

他忽然觉得自己随樊天宁而来,其实是自己心之所向——

这里,才是自己的乐土!

而大樊国,终究是异国他乡。

说着曾经的历历在目的往事,吃着滚烫的火锅,喝着美味的西山天醇,半个时辰之后枯蝉微醺。

他把盏问道:

“对了,太上皇他……他什么时候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