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墨书斋 > 其他小说 > 分手当天,霸道女总裁拉着我领证 > 第452章 当然是我咯!
第452章 当然是我咯!
尽管宁狗说得云淡风轻,但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是傻子,皆清楚这个安排,意味着什么....
有了天命石,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可能成功突破第十五境。
那不是伪境....
是真真正正的十五境!
若是一旦起了歹心思,所带来的危害与破坏力,可远比古武世家要更加恐怖的多....
宁宴也好,大夏高层也罢,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政审通过了,有什么信不过的?”宁宴缓步上前,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笑道。
显而易见,宁某人摇来了这么多人,既是要确保围剿行动的万无一失,亦是变相进行了一场“政审”。
危难时候见忠诚,面对死局寸步未退。
在场所有人,交出了最完美的答卷。
楼衔月与涂山清相视一眼。
脸上尽是意外之色。
谁能想到,在那种关头,居然还有一重考量?
恐怕这是那位的意思....
宁宴淡然一笑,踱步向前,双手背于身后,继续道:“独占天命石,于我宁家有利,于国家无益!”
“我宁家要的是,大夏复兴,繁荣昌盛!”
其实宁某人很清楚,只要这个时候自私一点,从今往后,大夏境内十五境大修,无一例外,都将出自宁家门下。
甚至,家族地位能够更进一步....
但这一家一姓之荣耀,又有什么意义呢?
宁家两位老爷子,宁家的一众叔伯,拼搏一生,心中所求的,唯有大夏复兴,功盖汉唐,荫庇人民。
如此才有脸面,在百年之后,去地下见筚路蓝缕,带领大夏站起来的先烈们....
“好!”
“冲你这胸襟,这气度,这魄力,佩服!”
楼衔月望着宁宴的背影,呼出一口浊气,坚定道:“我楼衔月于此,立下大道誓言,今生绝不负大夏,若有叛国殃民之举,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其他人见状,亦是不甘落后,纷纷立下大道誓言。
君以国士待我,我自以国士报之!
他们要对得起宁宴,对得起大夏高层的这份信任....
楼衔月拔起真武剑,又继续道:“还有,大夏复兴,亦是吾之所愿!”
宁宴转过身来,作揖抱拳,“还望诸位勤勉修炼,早日登临十五境,成为我大夏护国柱石!”
众人躬身,回了一礼,齐声道:“遵命!”
片刻后。
远处山脚下,烟花如流星划破宇宙的天际。
如天使之泪,在夜空中绽放,化作一串串璀璨的珠帘垂挂。
细碎的花火点缀着天幕,仿佛是闪烁的星辰坠落人间,点亮了整个城市。
也点亮了人们心底的欢愉。
夏蝉歌见状,喜笑颜开,抬手指去,“你们看!”
“是烟花!”
“零点已过,新的一年到了....”
~~
时间线回溯。
除夕夜。
晚上八点。
陈家老宅。
厅堂之中,歌舞升平,族人吃着肉喝着酒唱着歌,享受团聚的愉悦。
可陈家家主陈勿庸却站在院中,靠在墙边,仰望着天际,口中喃喃,“也不知老祖那边情况如何了?”
“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陈家主母宿檀玉,将一件貂皮大衣,扑在他的肩上,笑道:“瞧你这碎碎念,愁眉不展的....”
“咱家老祖十四境巅峰大修,手段通天,能出什么意外?”
说罢,莲步轻移,走上前来,并肩而立。
柔声细语地安抚着自己的丈夫。
并非是盲目自信,而是古武世家垄断了所有的修炼资源,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就算有人使了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难以奏效....
“理是这个理没错....”
陈勿庸叹了口气,眉头依旧紧锁,说道。
顿了顿,话锋一转,又继续道:“可我心绪不宁,心浮气躁,总感觉会出什么意外....”
宿檀玉所说的,陈勿庸当然清楚。
但不知为何,自从老祖动身后,他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躁动无比。
堵得慌!
让族中的探子去查,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宿檀玉拉住陈勿庸的手,浅浅一笑,柔声道:“勿庸,你就是平日里绷得太紧了,又思虑过多....”
“这大过年的,喜庆日子,哪有那么多的意外?”
“别总是杞人忧天了.....”
对自己丈夫这多疑的毛病,宿檀玉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安抚起来驾轻就熟。
每次都担心,每次都平安无事,她就不相信,这一次能有什么意外?
尤其这还是大过年的....
正常人都在团聚,哪怕有阴谋诡计,也不可能挑这种日子吧?
而且,下面人传回来的消息,她也看了,除了老祖们与盗圣,并无其他人在场。
“也是。”
陈勿庸点点头,“希望老祖能顺利夺得天命石吧....”
说着,搂住了宿檀玉的肩。
一旦掌控天命石,老祖成就十五境,陈勿庸有信心,在十年之内,取大夏政府而代之。
将陈家打造成这个国度的皇族.....
宿檀玉闻言,笑了笑,“这就对了嘛....”
顿了顿,又提议道:“我陪你看看春晚,好好放松一下....”
说着,将自己的丈夫拉进了,最近的房间之中,打开了电视。
看了一会儿后,陈勿庸撇撇嘴,吐槽道:“这春晚年年都是这样,真是一点新的东西都没有,全是炒冷饭...”
春晚这玩意儿,十几年前,他还挺爱看的。
但现在的这些,一年不如一年,趋于样板化,着实无趣。
甚至,还没有去年那上春山抢C位的小心思,来得有意思....
宿檀玉:“今天这日子,也没其他节目能看的....”
她犯了愁。
这大过年的,除了春晚,就是春晚的转播,很难找到其他的....
陈勿庸似是想到了什么,贴近宿檀玉,低声道:“不如咱们再要个孩子吧?”
宿檀玉一怔,脸色绯红,轻轻推了推,“胡说什么呢!”
“都一大把年纪了....”
俨然一副羞涩模样。
尽管古武者随着境界的提升,寿命增加的同时,也会减缓容貌的衰老。
但他俩的孙子,最大的二十好几了....
再添个孩子,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
“努努力,也是有希望的....”陈勿庸笑道。
“我还是陪你这家主,去餐厅问候一下同族兄弟吧....”
宿檀玉翻了个白眼,拉起陈勿庸,说道。
顿了顿,又继续道:“那些事等回房间再说。”
“都几十年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了?”陈勿庸笑得愈发开怀,“行,依你。”
~~
餐厅。
陈家一众族人,觥筹交错。
“诶,我是酒喝多了嘛?”
“还是喝到假酒了?”
陈洲放下手中的杯子,捂着额头,“怎么感觉脑袋发晕,四肢无力啊!”
“真元夜驱散不了酒劲....”
“好晕....”
“好想睡觉....”
说罢。
陈洲的身体,开始摇摇晃晃。
没一会儿就趴在桌上,再没有动弹。
陈骥眼神迷离,看着身旁的陈洲,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点....”
“晕!”
这个字刚吐出口。
甚至没有任何前摇,身体失去平衡的陈骥,就仰翻在了地上。
嘴角还挂着笑...
紧接着。
这汇聚陈家族人的偌大厅堂之内。
一个接一个,哗啦啦倒了一大片。
四仰八叉。
姿势各异。
陈勿庸刚走入其中,见到这诡异一幕,敏锐地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诧异道:“不对!”
“不对劲!”
“若是一个两个倒下了,还能说是酒的问题....”
“但倒下了这么一大片,剩下的还都摇摇欲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宿檀玉见状,附和道:“是啊!”
“他们的症状,像是被下药了一样....”
陈勿庸快步向前,走到离得最近的长老身旁,检查一番后,“这是什么迷药?”
“竟有如此功效?”
那一刻,他惊了。
这位长老在陈家,虽说不算是出类拔萃,可那也是有十二境的修为啊!
而且,最诡异的是,被药翻的长老中,还不乏十三境的....
难以置信。
简直是咄咄怪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悠然传来:“是苏洛桐耗费了三年,亲手调制的无色无味迷药....”
“担心药效不够,特意加了三倍的量!”
陈勿庸目光一凛,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什么人?”
“是谁?”
“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老宅对我陈家下手,图谋不轨!”
“莫非是活腻味了不成!”
活了几十年,执掌陈家也快二十年,陈勿庸还是生平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而这道声音,捕捉不到来源,更是让他心生警惕....
再加上苏洛桐那个名字....
“当然是我咯!”
一个挺拔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满是笑意。
陈勿庸看清了来人的容貌,大惊失色,诧异道:“陈...陈南?!”
“怎么会是你?!”
他傻眼了。
脑瓜子嗡嗡的。
这是一个从未想到过的人....
“还有我....”
一个与前者,容貌一模一样的男人,也走了出来。
“陈...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